欢迎您访问贵州省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办公室网!
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成果  >  成果推荐

李圣华:明人别集稿抄本丛刊

日期:2022-05-11 来源:国家图书馆出版社 字号:【     浏览量:



内容简介:《明人别集稿抄本丛刊》是国家社科基金重大招标项目“明人别集稿抄本搜集、整理与研究”阶段成果、2021年度国家古籍整理出版专项经费资助项目。明代别集是一座巨大的文化宝库,但大量尘封于各藏书机构中,不为世人所知,也未得到很好的研究利用,尤其是稿抄本,由于其版本珍稀,更是难为世人所见。本丛刊收录研究价值较高的明别集151种,作者129家,均为难得一见的珍本文献,为学者提供更多、更有价值的研究资料。


李圣华教授集数十年心力专研明人文献,所撰书前提要50余万字,考证作者生平事迹、版本源流、别集内容,辨其得失,兼纠谬订误,拾遗补阙,又颇事校雠对勘,辨诸本异同优劣,考述写本源流,颇多新见。提要以客观介绍为主,评述既博引权威之论,简洁而客观,又深研作品内容,主观评价恰切,言而恰当,代表了该领域学术研究较高的成就。

明别集稿抄本传世数量相对较少,承载一代士人的精神、学问和艺文,内容丰富,兼具文献价值、文物价值和艺术价值,不仅是明代文学研究的基石,也是历史、社会、文化、艺术研究不可或缺第一手资料。


编者介绍: 李圣华,1971年生,山东成武人,2001年毕业于苏州大学,师从严迪昌教授,获博士学位,现为绍兴文理学院资深教授、博士生导师。获国务院特殊津贴。著作有:《晚明诗歌研究》《高启诗选》《黄景仁诗选》《方文年谱》等。主要论文有《略论后七子派后期诗歌运动》《晚明山人与山人诗》等。


序  言

一代有一代之文章,一代有一代之詩。有明一代,人才輩出,作者如林,何止萬計。自洪武起,至崇禎止,近三百年間,扶輿清淑之氣,蔚爲人文,燦然大觀。明人韓純選《明詩兼》,謂“有明一代之詩,比美三唐,俯視宋、元”(《明詩紀事》辛籤卷二十八,清陳氏聽詩齋刻本)。其説固未可信,然有明之詩超元而上,直接唐、宋,而與清相齊,則無疑也。有明之文,雖不如宋,亦相去未遠,其超於元,上與唐齊,下與清竝,更無媿焉。至於詞,有可觀者,猶未足與宋、清相比論。

時會變遷,世事移易,明詩明文,足以存留。明清易代之際,錢謙益選《歷朝詩集》,分甲乙丙丁四集,録明詩一千六百餘家。朱彝尊踵纂《明詩綜》,廣而增之,採録三千四百餘人。《明詩綜序》云:“合洪武迄崇禎詩甄綜之,上自帝后,近而宫壸宗潢,遠而蕃服,旁及婦寺僧尼道流,幽索之鬼神,下徵諸謡諺,入選者三千四百餘家。或因詩而存其人,或因人而存其詩”,“析爲百卷,庶幾成一代之書。”(《曝書亭集》卷三十六,清康熙五十三年刻本)似已竭收,所未見明集尚多。清光緒間,陳田歷十七年輯《明詩紀事》,録幾四千家,標分十籤。雖較《歷朝詩集》《明詩綜》更爲博蒐,所未覩明集何嘗少也。明遺民黄宗羲,於康熙間輯一代明文,先成《明文案》二百十七卷,繼增廣爲《明文海》四百八十二卷,所閲明集不下千家,甄録八百餘人,得文四千餘篇。宗羲《明文案序上》稱“有明之文,莫盛於國初,再盛於嘉靖,三盛於崇禎”,“蓋以一章一體論之,則有明未嘗無韓、杜、歐、蘇、遺山、牧庵、道園之文。若成就以名一家,則如韓、杜、歐、蘇、遺山、牧庵、道園之家,有明固未嘗有其一人也。”慨嘆明文足稱大家者少。《明文案序下》則補説:“有明文章正宗,蓋未嘗一日而亡也。”(《南雷文定》卷一,清康熙間刻本)宗羲盱衡千古,發爲此論,終亦一家之説。《明文海》之編,與《唐文粹》《宋文鑑》《元文類》並稱,具大家眼光。宗羲泛覽明集固逾千家,所遺尚多。惜其後二百餘年間,無繼作宏編者。近人張宗祥先生晚歲作《增訂明文海》,補鈔明文近百家,略有增葺補芻之功,實無足多觀。

有明作者,所造不一,文風遞變,然其詩若文,實一代文士英靈之所寄,一代文物菁華之所係。陵谷屢遷,加以兵燹、水火諸劫,明集不幸不傳者多矣,幸而存者尚稱富有。所存幾何,迄於今,無準確統計。麤略計之,作者逾二千家,集約三千部,各類印本、寫本超萬種。其間稿鈔本幾居六之一,不下一千六百種(不計《四庫全書》本重複寫録者)。稿本凡百餘種,明鈔二百餘種,清鈔逾一千二百種。近百年來明代詩文研究,步履蹣跚,風氣數變,由冷漸熱。二十世紀八十年代,猶爲冷門,不成學。九十年代後,随古籍影印、整理校勘之繁榮,研討滋興,討論日精,漸呈廓大之象。然諸説紛雜,猶多盲人猜説,不盡人意者。其間緣故,風氣浮躁、急功近利可置而不論,大者有三:一則研究積纍未厚,猶非專門之學,可參酌者尚少。二則,明集浩如煙海,泛覽不易,深研頗耗心力;三則,大量明集散藏海内外,索觀不易,論者常陷於無米可炊之困。本世紀初,余與周絢隆諸先生鼓揚明清文獻深度整理研究,意在昌明立足考據,精心編校明清别集、總集,彙纂全編,網羅衆評,以爲明清詩文研究提供可信文本、豐富資料。近年來留心明别集稿鈔本,以爲珍稀難獲,價值甚大,亟需發掘傳播,遂盡數年之力,纂輯《明人别集稿鈔本叢刊》(以下簡稱《叢刊》),以供學界研討之用。

一、關係一代文獻存續

明别集稿鈔本承載一代士人精神、學問、藝文,内容豐富,兼具文獻價值、文物價值、藝術價值,不惟是明代文學研究基石,亦是歷史、社會、文化、藝術研究不可或缺第一手資料。

稿鈔本直接關係着明代文獻存續。通言之,每一種寫本皆是孤本。從狹義角度言,明别集稿鈔本可稱孤本者亦多。大量别集未曾印行,即有印本,或已不傳,止有寫本流傳。其印本傳者,寫本内容或同或異,其異者仍獨具價值。

《中國古籍總目》(以下簡稱《總目》)明别集卷著録稿本一百十七種。其中《文徵明詩文稿》不分卷,即《文徵明詩稿》一卷、《文徵明文稿》不分卷之合稱,不應分立三條,當合一條。安希范《萬曆乙酉科應天鄉試硃卷》一卷,爲硃卷;《葯園文集》二十七卷殘本,遼寧省圖書館所藏乃民國曬藍印本,非文震孟手稿,稿本存否未知;《疑雨集箋注初草》一卷、《黄忠端公明誠堂十四劄疏證》不分卷,乃注本,非通常所謂明人稿本。剔去此類重複及可疑者,所著録稿本不足一百十種。又,《總目》取編輯稿本之義,視後人重輯本爲稿本,收《常清集》一卷、《簡齋集》一卷、《石田集》一卷、《溪山集》一卷、《三峰集》一卷、《雙溪集》一卷、《拙政園圖題詠》一卷、《陸包山先生遺稿》不分卷、《奉常集》一卷、《幼溪集》一卷、《太僕公詩稿》一卷、《蓮湖草》一卷、《宗伯公賜閒隨筆》一卷、《錢忠介公遺集》九卷附録六卷、《吴長興伯集》一卷、《胡繩集詩鈔》三卷等近二十種。按此體例,民國章梫輯《四梅軒集》不分卷、《任天卿集》一卷,項士元輯《景山存稿》二卷附録一卷、《牛山遺稿》二卷附録一卷,金嗣獻輯《掬清稿》四卷附録一卷等,皆當作稿本。然按通例從嚴著録,剔除此類,《總目》著録稿本實八十餘種。而所著録國圖藏清初王自超鈔本《妙遠堂詩三集》一卷、《閩游草》一卷(明王亹校改並跋),明藍格鈔本《孫百川先生未刻稿》不分卷,清鈔本《郭孟履集》五卷等,當作稿本。稿本識斷不論,今所列一百十七種明集而言,未曾有印本及僅以寫本傳者,不下三十種,幾爲四之一。這類寫本直接關涉古籍存續,作者著述不亡,實多賴之。

欲知一代人文,必有文獻可徵,明别集稿鈔本承載厚矣。結合有無印本行世,明别集稿鈔本可分爲以下幾類:一是未曾刊印,止有寫本;二是印本已佚,僅傳寫本;三是傳世印本刊行晚於寫本;四是寫本全帙,印本擇編或殘缺;五是寫本爲初編或寫時甚早,印本爲重輯;六是寫本依於印本,後出而有增補拾遺;七是印本依於寫本,兩者俱存;八是寫本據依印本,印本並存;九是寫本節録或選編自印本。以上九種類型,第八、九兩種一般價值稍小,亦當視具體情況,如有無批點、校勘精審與否,全面衡論其價值。而前七種類型,各具價值,無疑前兩種尤可珍,此略舉例以觀:

楊基手録《眉庵詩集》不分卷,清光緒三十四年上虞羅振玉石印行世,今未訪見稿本,不知尚存天壤否。明集稿本中,臨海博物館藏范理手稿《丹城稿》是今所見寫時最早者。范理舉宣德五年會試第三,成進士,累遷南京吏部左侍郎,成化九年卒。所撰《丹台稿》八卷不傳,傳者僅《丹城稿》不分卷,經摺裝,一百十九番,收詩文及《滿庭芳》詞二闋。其人賢而能詩文,染習臺閣,味清意澹,爲盛明一家。曹學佺《明詩選》、錢謙益《歷朝詩集》、朱彝尊《明詩綜》、黄宗羲《明文海》皆未選録其詩若文,蓋未睹其集。《丹城稿》可備觀盛明一時文學風尚。

國圖藏陶廷奎《庸齋先生集》二卷,清陶介亭賢奕書樓鈔本,爲海内外孤本。廷奎子承學,孫望齡、奭齡,並知名於世。當陽明倡良知之學,海内景行之際,廷奎以爲“所解書義或謬於朱子,不善也”,而獨心師章懋、湛若水。詩文《慥慥集》未見梓行,《庸齋先生集》二卷爲子孫掇拾之編。所著《四書正學衍説》八卷、《周易筆意》十五卷等書不傳,今從集中序跋可窺知大端。明中後葉,陽明之學流行,譽者十之七,責者十之三。廷奎“因不滿於良知之説,特著《正學衍説》,以自附於孟子能言距楊墨之意,其用心可謂勤矣”(劉宗周《陶庸齋慥慥集序》,《劉蕺山集》卷十六,清乾隆間刻本)。其時不同之議,廷奎可備一家。

常熟圖書館藏許士柔《許大司成遺集》四卷,清鈔本,亦爲孤本。士柔名入東林,少受知於楊漣、高攀龍、顧憲成,與錢謙益、陳必謙爲友。天啓二年成進士,與同科文震孟、倪元璐、黄道周有“壬戌四翰林”之目。四人正誼相勗,爲温體仁所惡。覽集中爲高攀龍、楊漣、李應昇、顧大章諸東林節烈所撰誥命,可見一時國運升沉、士林風尚。

國圖藏李國《李文敏公遺集定本》三卷、附録一卷,清雍正間鈔本,爲海内外孤本。國萬曆四十一年進士。殁時,子李霨方七齡。詩文集明時未刻。李霨收拾殘篇,順治十六年刻《李文敏公遺集》,康熙七年再編刻《李文敏公遺集定本》二卷、附録一卷。康熙二十年,纂修《明史》,於史局得奏疏十三篇,重編爲三卷。順治刊本,今未見存。康熙七年刊本,國圖有藏。三卷本,僅見國圖藏此鈔本一部。《四庫全書總目》著録者即三卷本。國當魏閹鴟張之際,晉禮部尚書,兼東閣大學士。世多譏其不能引退,但知明哲保身。王崇間撰《李公墓碑銘》論其“陰爲匡持”,又曰“潔身非難,而調劑爲難”。考其行事,對觀遺集,知國不失君子人也。

侯震暘爲東林名士,子峒曾、岷曾、岐曾並有才名,時稱“江南三鳳”。岷曾早殁,峒曾天啓五年成進士,累遷浙江參政,分守嘉湖道。擢順天府丞,未赴。福王立,召爲左通政,以疾固辭。順治二年,清兵南下,與黄淳耀慷慨誓師,率吏民守嘉定,城陷死之。岐曾援例入國子監,重意氣,敦行誼,交結復社、幾社名士,相與執持文柄。順治四年,以藏匿陳子龍被逮,慷慨就義。國圖藏清乾隆後鈔本《嘉定侯氏三先生集》,收震暘、峒曾、岐曾之集。覽此可見侯氏父子俱工文章,傳熙甫文脈,爲嘉定文派人物。如峒曾從“嘉定四先生”游,《唐先生三易集序》見其師承淵源與論文宗旨,蓋沿嘉定一脈,上溯韓、歐、蘇、曾,不襲其貌,“專肖其神”。岐曾以時文知名,而以古文爲高,傳熙甫一脈,“出入古今,折衷奇正”(《魏元示朗山草序》)。

國圖藏《郭孟履集》五卷,稿本,爲海内外孤本。福清郭氏爲七閩望族,文祥承家學,崇禎十三年成進士。明年謁選,授膠州知州,多城守功。福王立,航海至淮陰,見王雷臣,留督海師,以母喪歸里。清兵下閩,以孤節遺民終。道光《重修膠州志》謂“三月,明亡。文祥與化龍皆棄官航海去”,俱有未確。當以《郭孟履集》中《自傳》等文載記爲正。

國圖藏陳昱《陶庵全集》稿本殘帙,爲海内外孤本。陳昱早年受業於外祖劉宗周。福王立,宗周召起,命陳昱等採輯前代中興事爲《金鑑録》。弘光元年,入國子監。南都亡,浙東義師紛起,迎魯王監國。陳昱弟暠集鄉勇,歸巡撫于穎麾下,陳昱爲措置漕餉,佐軍興。順治三年,魯王授兵部主事。上疏請親征,以圖恢復,雪國恥,毋上下偷安。是年六月,江上兵敗。乃屏跡鄉里,更號充隱。陳昱與張岱相類,承蕺山之學,通史學,以孤節逸民終。《陶庵全集》可備研討蕺山之學、浙東史學及遺民詩、遺民史之用。

同安蔡復一爲竟陵派名家,明末刻《遯庵全集》十八卷(前十卷詩,後八卷文)、《遯庵駢語》五卷、《續駢語》二卷,號爲“全集”,實僅收詩、簡牘、書啓,簡牘、書啓又皆作於歷官之際,序、記、傳、跋、贊諸體文皆未見。臺圖藏舊鈔本《遯庵蔡先生文集》不分卷,爲海内外孤本,專録簡牘、書啓外諸體文。復一文章殆由此可見風致。

初作統計,明别集稿鈔本類此者逾二百種。其他雖有印本行世,而稿鈔本亦足存留。一代文獻不泯,實多賴之。

二、文獻整理價值

鑒用版本、目録、文學、史學研究法,討論明别集稿鈔本,辨章學術,考鏡源流,深具學術價值。即一部寫本言,考作者行實,明其要旨,究所得失,結合相關刊本、寫本及史料,庶幾抉微闡幽,推見一時文史興廢。這類專題研究,頗有意義。稿鈔本同時是書法史文獻,藝術價值不容輕視。如國圖藏長洲文嘉藍格鈔本《文太史甫田集》殘帙十册。文嘉與兄文彭俱明代書史名家,得父徵明之傳。《佩文齋書畫譜》稱“嘉小楷輕清勁爽,宛如瘦鶴”。此本行楷書寫,儁逸精美。他如《叢刊》第一輯所收林佶鈔《方九敘詩》《沈仕詩》、徐樹丕鈔《南有堂詩集》、孫介鈔《耦耕堂存稿》、劉宗周手書《劉念臺先生鈔稿》、萬達甫手稿《皆非集》等,皆出名手,爲書法史研究重要資料。此不多論,以下就明别集稿鈔本文獻整理價值拈説兩點:

一是校勘學價值。

近三十年,明别集整理校勘日興,統計各種整理本,逾三百種。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初,章培恒等先生主編《全明詩》、錢伯城等先生主編《全明文》,意欲網羅一代文獻。因條件所限,僅成《全明詩》三册、《全明文》二册,校點整理朱元璋、朱升、王冕、吴志淳、張以寧、錢宰、危素、詹同、魏觀、陳謨、胡翰、唐桂芳、朱右、袁凱、宋濂、宋訥、劉基、陶安、宋玄僖、劉三吾、杜斆、涂幾、鄭潛、貝瓊、釋妙聲、釋至仁集。成就未突出,但已做出可貴嘗試。《全明詩》所取底本大都爲明刻本與明鈔本,可圈可點,惜稿鈔本使用仍嫌不足。如宋濂《蘿山集》,今存日本寫本兩種。當時未訪得鈔本,遺漏詩逾三百首,數量已過半。陳謨《海桑集》用清康熙重修本作底本,參校《四庫全書》本,而未用嘉靖刻本爲底本、明鈔本爲校本。諸如此類,輒不免於底本未妥、校勘未盡、篇章多遺。其時文獻徵輯不易,故尚可原。於今文獻獲取較徃昔已易,整理者猶或取《四庫全書》本爲底本,强作校點董理,則誠不可解也。

明别集整理中,孤本自是唯一可據底本,具有不可替代性。即使有印本傳,或未盡良善,或非全帙,仍當考慮以稿鈔本爲底本。其印本良善者,稿鈔本宜收齊,擇善用爲校本,或備補輯之用。就校勘整理言,明别集印本總體價值高於鈔本,但又不可一概而論,稿鈔本可作整理底本或重要參校本者頗多。王重民《中國善本書提要》著録原北平圖書館藏黄仲昭《未軒集》明鈔本一册(殘,存一卷),謂明鈔本僅存卷一,爲七言詩,與嘉靖間刻本相較,均在卷三、四、五中,而篇什則較明鈔本多(上海古籍出版社,一九八三年,第五七二頁)。又著録原北平圖書館藏祝允明《祝氏文集》明嘉靖間鈔本(殘,存十卷),謂明嘉靖刊本《祝氏集略》三十卷,“刻成於嘉靖三十六年,後於此鈔本者凡十三年,故集内詩文,往往有在刻本以外者”(同上,第五七九頁)。此更舉例以觀:

朱右爲明初名家,所著《白雲稿》,今傳明初刻本配鈔本十二卷(卷八至卷十二配鈔本);舊鈔本五卷;清乾隆間翰林院鈔本五卷;《四庫全書》寫本五卷;明烏絲欄鈔本十一卷(殘,存卷一至卷三);民國間鈔本十一卷;清末民國初章梫鈔本五卷、卷首一卷;明鈔本十一卷(錢塘丁丙舊藏);清初鈔本十一卷等。明初刻本文字漫漶,明烏絲欄鈔本殘帙爲明人所寫佳本,多可校補之。衡以諸本,明初刻本、明烏絲欄鈔本最佳。其他後來改易,大都難以憑據。館臣所見不過後世鈔本。《四庫全書》寫本、翰林院鈔本,闕文多臆補,無足可採。

張著《永嘉先生集》十二卷,傳世有《敬鄉樓叢書》本及鈔本五種。《總目》僅著録鈔本二種:臺圖藏清黑格鈔本;國圖藏清鈔本。臺圖藏黑格鈔本,實有二種,且皆明鈔,非清鈔。温州市圖書館藏永嘉黄氏敬鄉樓鈔本一種,浙圖藏清鈔本一種。《敬鄉樓叢書》本及敬鄉樓鈔本、清鈔本各一種,傳寫源於明鈔本。整理《永嘉先生集》,當以臺圖藏明鈔善者爲底本,印本與其他鈔本爲校本。

歸有光爲明文大家,東南士人宗之,遂有嘉定一派,或曰震川一派。《震川先生集》刻本、鈔本著者各有數種。刻本著者六種:一爲有光生前,門人王子敬任建寧推官刻於閩者,卷分上下,文不能多,流傳亦少,是爲建寧本。二爲有光子子寧、子祜編行《震川文集》三十二卷(明萬曆間刊本),收三百五十餘篇,是爲崑山本。歸莊頗醜詆之,謂所收甚少,妄加删改。三爲繼建寧本、崑山本,有光族弟道傳刻於虞山者《震川文集》二十卷(明萬曆間刻本),是爲常熟本。歸莊《書先太僕全集後》云:“篇數與崑山本相埒,文則崑山本所無者百有餘篇,然頗多錯誤。”四爲歸莊編刻全集本。莊父昌世以爲前三刻皆未善,命子取所藏之本,考校是正,莊復假館常熟,從錢謙益借藏本,録其所無,謙益爲編選成集。康熙十年至十四年,刻成《震川先生集》三十卷、别集十卷、附録一卷、補編一卷。五爲王橒以歸莊編刻全集本多删汰,復有疏遺,康熙四十三年刻《補刊震川先生集》八卷,是爲王橒補刊本。六爲嘉慶元年常熟歸朝煦刻《震川大全集》三十卷、《别集》十卷、《補集》八卷、《餘集》八卷、《先太僕評點史記例意》一卷、《歸震川先生論文章體則》一卷,是爲玉鑰堂刻本,又可稱大全集本。以上六刻,凡明刻三,清刻三,明刊《歸震川尺牘》二卷,未計也。建寧本而後諸本悉存。鈔本著者有三:一爲國圖藏清初鈔本《歸震川先生未刻集》不分卷。一爲上圖藏清初鈔本《歸震川先生未刻稿》二十五卷,有光之孫濟世集,明遺民董説批跋。一爲臺圖藏明鈔本《歸震川先生未刻集》二十五卷,有光子子寧輯,又題《世美堂集未刻稿》。有光詩文集刊本,以玉鑰堂本爲最備。光緒間,歸英侯鋭意補輯震川遺文,介宗舜年假得子寧鈔本以校全集,得未刻文八十篇。濟世所集之本,雖沿子寧輯本,然顯有差異。持三種鈔本以校歸莊刊本,知不惟有歸莊未收之篇,字句亦間異。如濟世集本《寒花葬記》:“婢,魏孺人媵也。生女如蘭。如蘭死,又生一女,亦死。予嘗寓京師,作《如蘭母》詩。嘉靖丁酉五月四日死,葬虎丘。事我而不卒,命也夫!婢初媵時十歲,垂雙鬟,曳深緑布裳。一日天寒,爇煮葧薺熟,婢削之盈甌。予入自外,取食之,婢持去不予,魏孺人笑之。”歸莊刻本《震川先生集》卷二十三收此文,題作《寒花葬誌》,無“生女如蘭。如蘭死,又生一女,亦死。予嘗寓京師,作《如蘭母》詩”數句;“十歲”前有一“年”字;“爇”後有一“火”字;“不予”作“不與”。似此,疑爲歸莊等人刻集時校改。康熙十一年正月,汪琬以歸莊編刻《震川先生集》,擅改“金梳”爲“金梭”等字面,又合《何氏先塋碑文》二篇爲一篇,致書與辯,誤信流言,以爲歸莊盛怒,連書辯詰,至有“人主尚不能監謗,足下區區一布衣,豈能盡箝士大夫之口哉”之語。歸莊憤恚,二月八日復書:“今執事不過一郎官耳,遂輕僕爲區區一布衣,稍有辨難,便以爲咆哮抵觸,人之度量相越,乃至於此。”語相侵辱,遂至惡交。汪琬憤然不能平,删定《歸文辯誣録》三卷,欲刊諸世,歸莊撰《考異駁》以待之,在金俊明等人勸阻下,始息争議,汪琬未刊《辯誣録》,歸莊未印《考異駁》。整理有光之集,其明鈔一種、清初鈔本二種,用爲參校本,皆不可或缺。

鄞縣萬達甫,中軍都督府同知萬表之子。襲世職,累遷廣州防海參將。與上官意不合,解任去,遨游江海。詩文今傳《皆非集》二卷,有明刻本、清初萬世標刻本;國圖藏《皆非集》一卷、《法藏碎金》一卷,稿本。達甫與焦竑、馮夢禎、屠隆交篤,馮、屠好參禪禮佛,達甫志趣相合。深於詩,爲文典儁,有精詣。詩多近體,有唐人氣韻,藻於禪悦,如焦竑所評“超超玄著”。手稿《皆非集》一卷録得意之作,凡五律二十七首,七律十三首,五言古三首,五言絶句一首,七言絶句四首,通計四十八首,末附《仙家樂》四首曲。其詩皆見清初萬世標刻本《皆非集》二卷,然編次、篇題、字句多異。如七律《送袁資國東歸》,刊本題作《送友人東歸》;七律《海署有醉芙蓉,一日二色,朝白暮紅,因憶故園秋景》,刊本題作《見海署醉芙蓉,因憶故園秋景》;七絶《危病中據床漫語四首》,刊本題作《病中述懷四首》;五律《登江心寺二首》,刊本題作《游江心寺》;五律《龍鼻泉》,刊本題作《龍鼻水》。稿本間推敲删改字句,如《危病中據床漫語四首》其一原作:“桃花堤上醉春風,衰老思之可還童。誰知枕上聽梅雨,海角煙雲望去鴻。”點抹作:“春風堤上桃花穠,衰老追歡亦少容。誰知此夕聽梅雨,海上煙雲隔幾重。”其間反復修改,“追歡”初改“歡顔”,定稿作“追歡”。刊本收此詩,仍有一小異,首句作“春風堤上柳花穠”。整理《皆非集》,稿本頗可參酌。

程嘉燧名入“嘉定四先生”,錢謙益尊爲“松圓詩老”,詩文皆不愧明季名家。明時刻集,有《程孟陽詩》三卷、《程孟陽詩》四卷、《松圓浪淘集》十八卷等三種刻本。稿鈔本著者,有上圖藏稿本《松圓居士浪淘集》六卷,國圖藏明末孫石甫鈔本《耦耕堂存稿》詩三卷、文二卷。孫石甫名介,爲程嘉燧婿。詩稿册尾,鈐程嘉燧“松圓閣”方印。近人葉恭綽考訂是集,謂既有嘉燧手書詩稿,手書文稿當亦有之,以無從覓見爲憾。孫介鈔本,嘉燧猶及見之,且經恭綽細校,詩集係從手稿寫録,篇題字句無異,文集當亦從手稿寫録,其價值當於稿本,於整理程氏詩文集,頗有校勘價值。

二是輯佚學價值。

稿鈔本可爲整理明人别集或全書提供豐富資料,其中重要一點即是輯佚。輯佚是一門實學。從輯佚學角度來看,稿鈔本文獻價值頗高。

明人之集或編成而未梓,鈔存於世;或集久散佚,或原未有集,後人掇拾散逸以成編。重輯本價值,通常下稿本一等。清末民初,重輯明集風氣甚盛,品質參差不齊,有良善之本,亦有差强人意、多疏略遺漏者。如仙居李一瀚、一潮兄弟,俱能詩文,而集不傳。民國間,項士元輯録一瀚《景山存稿》二卷、附録一卷,一潮《牛山遺稿》二卷、附録一卷。所據以《樂安赤石李氏宗譜》爲主,補所未有,不無功績。一瀚從學黄綰,“講志道反己之學”(《文潭楊侯琴鶴圖序》),歷政不畏强藩,不附嚴黨。吴時來曰“李都憲天下第一流人物”。台士樸簡而尚節概,於一瀚可見之。其文好論議時政,抒寫憂思,鍼砭士風,詞鋒甚鋭。詩憂時感慨,諷時刺政,不專事情采,異於七子派。雖與鄒守益交厚,亦不入陽明一派。非有重輯之本,欲知李一瀚詩文面目及相關史事,不免苦於文獻無徵。

古人編集,多所刊落,或手自删訂,或爲門人子弟選定。其初欲存菁去蕪,或有所避忌而作增删。又有編者非其人,不能賞音,刊落多非作者之意。即使作者欲求嚴加汰選,未入集之篇,非不無可取。歷時既久,傳本益稀,輯其散佚,乃不可或缺。相比依據方志、宗譜、總集、史乘等輯録佚篇,稿鈔本輯佚往往更可信。如楊基《眉庵集》,明成化二十一年張習刻本、明萬曆三十七年刻《國初四先生全集》本,俱十二卷、補遺一卷。楊基手録《眉庵詩集》,收詩三百七十五首,其中《歲暮收家書,用方員外韻》《早春出省掖見新柳》《十六夜觀燈》《上巳》《江邊摘新茶》《留題城山順濟廟》《觀宜春侯平上猶,還京師》《豫章正月景物如吴中春分時,穠花細柳,妍媚可觀,觸景感舊,情見乎辭》《寒食對雨》《初夏過僧繩金寺》《省掖夜歸對酒》等詩,皆不見於二本。國圖藏有薛蕙《薛考功集》十卷、附集一卷,明藍格鈔本。附集一卷雜録薛蕙《亳州改學宫碑》一文,末附製曲《御水流紅葉》《蟾宫曲四首》《黄鶯兒四首》《瓦盆兒》《泣榴花》《喜魚燈》《叨叨令》《折桂令》,及詞《寄王浚川水調歌頭》二闋。其文及詞曲,罕見他本收録。國圖藏孫樓稿本《孫百先生未刻稿》殘帙,凡八册。第一至四册爲制義、試墨,第五至八册爲諸體文。雖殘缺不完,所收文章多萬曆四十八年刊本《孫百川先生集》十二卷所無者。萬曆刊本不收制義、墨卷。《可儀堂一百廿名家制義》選《孫百川稿》一卷,亦未若稿本富有。

稿鈔本中有大量明清人序跋、題贊、評語。序跋、題贊不見作者本集者,可作爲佚篇補入本集整理本。至於大量評語,批點者本集自罕録,可摘編入本集整理本,或附入稿鈔本作者之集尾。如國圖藏《籠鵝館集》清初鈔本二種,其一爲王士禛手作批點,徐元善校跋者,其一爲清佚名録王士禛批點,清王祖昌批點者。士禛詩文集自不録批語,其批語可輯爲一編,附整理本《籠鵝館集》後,或附於整理本《王漁洋全集》後。上圖藏清初鈔本《歸震川先生未刻稿》二十五卷,有明遺民董説跋尾並手書批語數十條。其《跋》可補董説《豐草庵文集》所未有,批語可録爲一編,附整理本《豐草庵文集》末,亦可附整理本《歸有光全集》後。

無論明别集整理,抑或《全明詩》《全明文》編纂,稿鈔本均應受到充分重視。明别集稿鈔本文獻學價值自不止是,姑拈數點略説之。

三、《叢刊》編纂相關問題

《叢刊》分輯印行,每輯百册。國圖、上圖、臺圖、日本静嘉堂文庫、北大圖書館等公私機構所藏明别集稿鈔本爲多,其他散見海内外圖書館。《明别集叢刊》《四庫全書存目叢書》《續修四庫全書》《原國立北平圖書館甲庫善本叢書》等大型文獻已陸續公佈多種,本編儘量避免重複。第一輯收録以國圖藏本爲主,第二輯以上圖藏本爲主,第三輯以静嘉堂文庫藏本爲主,第四輯擇國内外藏書機構藏本合爲一編。以第一輯爲例,收單行明集一百五十一種(附録四種非明集不計),作者一百二十九家,並録總集所收六十二種(清鈔本《石研齋七律鈔選》選明人十一種,清鈔本《可儀堂一百廿名家制義》存明人五十一種,其作者剔除與前重複得五十五家),通計得集二百十三種,作者一百八十四家。其他各編約類是,惟制義之集則少收耳。

時至今日,文獻徵輯已較往昔爲易,然編纂仍非易事。《叢刊》歷時數年,今始刊出第一輯。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即事於考據,在研究基礎上整理出版,非簡單“搬運”刊印。《叢刊》編纂側重於以下幾點:

其一,寫本識斷著録,實事求是。

寫本鑒定亦是一門實學。長期以來,由於研究不足,大量明别集稿鈔本存在認識不清、識斷不明、著録錯訛問題。其誤約有以下類型:一是以稿本作鈔本;二是以鈔本作稿本;三是以影鈔本作稿本;四是以明鈔作清鈔;五是以清鈔作明鈔;六是以清末鈔本作清初鈔本,以清初鈔本作清末鈔本;七是以民國鈔本爲清鈔,以清鈔爲民國鈔本;八是寫作明末抑或清初而未能遽定(舊鈔本),徑作明鈔或清鈔;九是以刻本作鈔本;十是以鈔本作刻本;十一是以後世輯本徑作撰者手稿本;十二是以殘本作全本;十三是以全本作殘本;十四是書名、卷帙訛誤;十五是撰者張冠李戴;十六是批校、題跋者著録訛誤;十七是以元人作明人;十八是著録雜亂,一書著録作多條,多書誤合一條。

今遵循古籍鑒定原則,詳作考求,寫本著録力求實事求是。

如國圖藏危素《危太僕集》不分卷,《總目》作“明藍格鈔本”。然鈔寫“玄”字顯避,“丘”字等不避,故改作“清康熙間鈔本”。

國圖藏劉三吾《斐然稿》,《總目》作清鈔本《劉翰林先生斐然稿》一卷。今檢其書,實爲《劉翰林先生斐然稿》一卷、《斐然稿續集》一卷。鈔寫不避清諱,審其字跡、書風,當爲明鈔本。

國圖藏童冀《尚絅齋詩集》鈔本,《總目》作《尚絅齋詩集》四卷、《文集》三卷,清初鈔本(《四庫全書》底本)。今檢其集,凡《金華詩集》《金華文集》《霅川詩集》《霅川文集》《北游詩集》《北游文集》《南行詩集》《南行文集》八小集,非七卷,且詩文雜録,不宜作文四卷、詩四卷,應作《尚絅齋集》八卷。

國圖藏高啓《高太史鳧藻集》五卷、《扣舷集》一卷緑格鈔本,《總目》作《高太史鳧藻集》五卷,緑格鈔本。今檢其書,當作《高太史鳧藻集》五卷、《扣舷集》一卷。鈔寫“玄”字避,“胤”“丘”不避,審其字跡,當作清康熙間緑格鈔本。

張以寧《翠屏詩集》一卷、《後集》一卷、《文集》三卷,《總目》作“明悠然齋藍格鈔本”。所據蓋鈔本紙心印“悠肰齋”三字。明末清初梁清標室名悠然齋,有《悠然齋詩集》。此本寫於清初抑或明末未能遽定,因改作“明末清初悠然齋藍格鈔本”

國圖藏高棅《高漫士詩集》姚宗甲鈔本,《總目》作“明姚宗甲鈔本”。姚宗甲康熙初嘗入浙江巡撫范承謨幕,其本未必寫於明時,宜作“明末清初姚宗甲鈔本”。

國圖藏王紳《繼志齋集》紅格鈔本,嘗用爲《四庫全書》底本,《總目》作“繼志齋集十二卷”,“清紅格鈔本(存卷一至九,《四庫全書》底本)”。當時入四庫館者爲兩淮鹽政採進本《繼志齋集》十二卷、《附録》一卷,館臣嫌其殘缺,合併九卷,寫爲此本。故不宜再著録作十二卷。

國圖藏《大明宣宗皇帝御製集》四十四卷殘帙,《總目》作“存卷五至八”。今檢其書,實存二十八卷。

國圖藏陸容《陸參政文集》六卷鈔本,《總目》作“清鈔本”。今考知爲馬光楣鈔本。光楣(一八七三—一九四〇),字眉壽,崑山人。此本作“清末民國間馬光楣鈔本”爲宜。

國圖藏《徐迪功集》六卷、《談藝録》一卷黑格鈔本,《總目》作“明鈔本”。鈔寫避“玄”“弘”等字,實爲清鈔本。

上圖藏清初鈔本《歸震川先生未刻稿》二十五卷,《總目》作“清諸錦跋”。今檢之,集中但有董説《跋》,蓋傳誤説。

國圖藏清陶介亭賢奕書樓鈔本《庸齋先生集》二卷,《總目》作“明陶承學撰”。實爲陶承學之父廷奎之書。

國圖藏清末民國初鈔本《游歷集》一卷、附録一卷,《總目》作“明周念東撰”。明人周如錦號念東,此即其集。《總目》另著録周如錦《紫霞閣文集》二種,蓋以周如錦、周念東爲二人。

國圖藏鈔本《孫百川先生未刻稿》不分卷,《總目》作“明藍格鈔本”。今詳作考證,當作“稿本”。

國圖藏來繼韶《來舜和先生稿》一卷,《總目》作“《倘湖遺稿》本(清鈔)”。今考之,實爲民國十九年借鈔董武進董氏誦芬樓藏本,民國譚新嘉校題。

國圖藏《鍾伯敬詩鈔讀》不分卷,《總目》作“《鍾伯敬集鈔》不分卷”,“清鈔本”。今考之,當作《鍾伯敬詩鈔讀》不分卷,清末丁有曾鈔本。

國圖藏《炳燭齋文集》初刻一卷、續刻一卷、隨筆一卷鈔本,《總目》作“清光緒至民國初鈔本”。今考之,寫於清末,當作“清末鈔本”。

國圖藏清鈔本《李文敏公遺集定本》三卷、附録一卷,《總目》誤作“二卷”,不知此爲清雍正間鈔三卷本,即《四庫全書總目》所言三卷本。

國圖藏譚貞默《埽庵集》一卷緑格鈔本,《總目》作“清緑格鈔本”。今考之,實爲“民國緑格鈔本”,譚新嘉用作《嘉興譚氏遺書》底本。

國圖藏清初鈔本《譚益之詩草編年》十二卷,《總目》作“十一卷”。檢之實爲十二卷。

國圖藏鈔本《採薇集》一卷,《總目》著録作“明張同敞撰”,“清末至民國間鈔本”。考之,實爲張煌言之集,寫於清末。

國圖藏鈔本《吞月子集》六卷、《外集》一卷,《總目》作“清末民國初鈔本”。今考之,實爲“清末鈔本”。

國圖藏《郭孟履集》五卷,《總目》著録作“清鈔本”。今考之,實爲“稿本”。

諸如此類,《叢刊》第一輯所收諸書,改之近半。其考訂則見於各書提要。改易非爲多口好辯,故作新説,蓋有誤不敢從衆如流。且《總目》之誤,多非編者之過。寫本識斷不易,各館目之編,良莠不齊,久積之弊,堆至如此,乃顯於《總目》之合纂也。前此編《浙學未刊稿叢編》二輯,已改易不少著録。以多種書已申報“國家珍貴古籍名録”,不便盡改,猶委曲從舊。今編《叢刊》,不敢復蹈舊轍。其改之未當者,恐自有之,然存異説,亦可偹考索也。

其二,作者生平事跡、著述及寫本流傳,慎於考據。

《叢刊》編纂遵循原則:一是重點收録未影印出版者;二是博蒐慎取,重點收録珍稀或有較高價值者;三是編次有序,避免雜亂。四是寫本識斷,重於求是。五是提要撰寫,内容充實,言之有物。緣此展開相關調查和研究:一是詳作目録調研,排除重複;二是考校諸本,審其源流、異同、優劣,慎作甄選;三是於擬收寫本重作識斷。四是考證撰者生平事跡、著述;五是逐書閲讀,或精或粗,必過目知其大概,並參酌相關資料,撰擬提要。

其考據時有所得。如梁寅詩文集,今傳刊本有明嘉靖三十一年刻本《石門集》二卷,乾隆十五年暨用其刻本及清光緒十五年刻本《新喻梁石門先生集》十卷。細考之,《石門集》明時已有四刻:洪武初,梁寅門人初刻之。永樂末,門人黎卓重爲編次刻之。嘉靖初,閩縣林釴任新喻令,刻於邑中。嘉靖中,李先芳任新喻令,以林刻未善,重訂刻之。國圖藏清黑格鈔本《石門先生集》十五卷,蓋據黎卓永樂末刻本寫録。劉三吾名昆孫,一作如孫,以字行,號坦坦齋。後世言三吾名氏字號,訛誤如麻。四庫館臣誤以爲三吾字如孫,沿《列朝詩集小傳》之訛。《小傳》更誤以三吾長兄耕孫爲三吾之父。新城王與玟初名與焕,六七歲時,象春攜之見萊陽宋繼登,繼登有幼子在側,向象春乞名,象春曰:“疇夜吾嘗夢神人以奇篆眎余者,裹以五色雲,其文曰玟。夫玟,爲文玉。兩兒可同名字也。”於是兩人俱改名玟,字文玉。後人大都寫作王與玫、宋玫。古人鈔、刻或“玫”“玟”不細區分,近於己已巳之類,今當别之。據《萬曆三十八年庚戌科序齒録》,李中行生於萬曆十三年四月二十六日。雍正《樂安縣志》卷十二《人物》稱“卒年五十九”。按此以推,中行殁於崇禎十六年。然據中行子焕章《書先大夫澠溪草後》:“憶先大夫易簀之夕”,“迨壬午、甲申,兩罹兵火,頳先人之廬舍幾盡。”中行卒於崇禎十四年前。王穉登卒年,夏樹芳《王百穀先生誄》序云:“萬曆四十一年十二月乙巳,故校書太原百穀王先生卒。”談遷《國榷》卷八十一則載萬曆四十年十二月“乙卯,徵士王穉登卒”。當以夏説爲信。來繼韶生卒年,檢上圖藏《蕭山來氏宗譜》二種及康熙《蕭山縣志》、民國《蕭山縣志》,均未見載記。考來集之《倘湖遺稿》詩文及《蕭山來氏家譜》所載《倘湖先生自志墓銘》,知繼韶生於萬曆元年十月廿三日,殁於天啓七年。

又如國圖藏清鈔本《可經堂集》十二卷,集前有余颺《可經堂集序》及《可經堂全集目録》。清鈔本據清順治初徐柱臣刻、清重修本寫録,各卷文體次第與《全集目録》頗不合,清重修本亦然。余颺《可經堂集序》云:“而先生已乘箕尾逝矣。後數年,先生令子柱臣輯先生遺稿以傳”,“先生集序,予草於癸巳之歲,曾録一通寄去,爲郵者浮沉,家遭燃燬,旋亦灰燼。茲復補而成之,大抵亦不異前誌云爾。”順治二年閏六月,清兵下嘉興,徐石麒自縊死。按《明文海》所收陳子龍《徐太史行狀》,石麒有三子,皆夭,立族子爾穀爲嗣。爾穀一名柱臣,字似之,唐王遥授太僕少卿。順治四年,吴勝兆將反清,爾穀率衆持糧依之,事敗被逮,與夏完淳等俱死於南京。其刻《可經堂集》當在順治三年前後。《總目》著録《可經堂集》七卷,清順治八年徐柱臣刻本(南圖);《可經堂集》十二卷、附録一卷,清順治八年徐柱臣刻、增修本(上圖、北大圖書館)。爾穀早殁,“順治八年徐柱臣刻”顯誤,當作清順治初徐柱臣刻、清重修本。

又如,《叢刊》第一輯收王士禛手批本四種,初未悉也,迨考證而後知之。《總目》著録徐禎卿《迪功集選》一卷、附録一卷,《蘇門集選》一卷、附録一卷,皆“《王漁洋遺書》本(康熙刻、雍正印《徐高二家集選》)”,而未著録國圖藏清初鈔《徐高二家集選》本。按王士禛《徐高二家詩選序》(《帶經堂集》卷三十三),選定《二家集選》在順治十八年閏七月,重訂於康熙三十八年閏七月,取舊本略作删補,梓於京師。《文津閣四庫全書》據内府藏本收《二家詩選》二卷、附録一卷,卷上《迪功集選》,卷下《蘇門集選》,附録合二家詩評爲一卷。内府藏本即康熙刊本《徐高二家集選》。檢清初鈔本《高門集選》附剪切半葉,録《送管平田先生頒封秦府歸省》一首,朱批曰:“此首添入《考功稿》中《送皇甫博士重補曲周》一首後。”《迪功集選》《高門集選》又用朱墨筆各勾删數首。《迪功集選》原勾删《廬山》一首,眉批曰:“存。”審其字跡,乃士禛筆也。士禛順治十八年編《二家集選》手稿,今未訪見,不意得康熙三十八年删訂手稿。康熙刊本《徐高二家集選》,即據此本梓行。國圖藏清初鈔本《籠鵝館集》,有王士禛手作批點。國圖藏明藍格鈔本《王季木酉戌草》一卷、《辛亥草》二卷、《癸丑草》一卷、《壬子草》一卷、《甲寅草》一卷,據明萬曆刊本《問山亭詩》十卷寫録,然非全帙。王士禛手作批校,丹黄滿卷。其即士禛選《問山亭主人遺詩》正集一卷、續集一卷之底本。

其三,提玄鈎要,校讐考訂,發攄一得之見。

各書皆撰擬提要,考證作者生平事跡、版本源流、别集内容,辨其得失,兼及糾謬訂誤,拾遺補闕。提玄鈎要,發攄一孔之見,頗事校讐,辨諸本異同優劣,考述寫本源流。蓋不盡倣於《四庫提要》及阮元《四庫未收書提要》,而參酌周中孚《鄭堂讀書記》、傅增湘《藏園群書經眼録》之例。

一者,注重辨析諸書鈔寫月日,訂正訛誤,匡補舊説。其訂正側重於《總目》著録之誤及《四庫提要》誤説,偶及今人考辨之誤。訂正《總目》,蓋爲著録之需,非多口好辯,前已言之。提要徵引《四庫提要》之説,時作訂補。如館臣稱《坦齋先生文集》二卷本爲成化刊本,賈緣重刻之,不知成化刊本原爲三卷,有文無詩,賈緣刻本乃重輯者,竝收詩文。《四庫提要》稱譚貞默“崇禎戊辰進士,官至國子監祭酒。是編前有《自序》,結銜稱‘敕掌國子監整理祭器書籍等務’,而不言祭酒。《明史·職官志》亦無此稱,蓋明人杜撰之文也”。貞默生平載記多誤。貞默卒世之明年,屠存智撰《譚埽庵傳》,述其仕履可信,謂順治初,因洪承籌之薦,掌國子監事,未幾以疾辭。然則實未嘗任國子祭酒。《提要》“蓋明人杜撰之文也”云云,誤矣。國圖藏鈔本《尚絅齋集》八卷,乃《四庫》底本。《提要》云:“就其編目考之,原目當爲《金華集》《南行集》《霅川集》《北游集》四種。前三集兼載詩文,惟《北游集》有詩無文。”館臣讀書未細,《北游集》實有文二十三篇。因未留意於此,館臣嫌鈔本體例雜糅,删併爲五小集,《金華集上》《金華集下》《南行集》《霅川集》《北游集》,各爲一卷,不免魯莽。

二者,辨章學術,發攄淺得。其説或關於詩文評,或關於人物評價,或關於寫本得失、價值論斷,言有依傍,力黜浮空。如論張以寧:邃於經史,鋭志詩古文辭,詩稱名家,文亦能事,超然悟入,濟之以學,不務險怪艱深、綺靡藻繢,所作俊邁不俗。如論危素:元季之詩,追蹤杜陵,自爲變化。惜入明失却故步,然又非其自欲失也。所遇非崇文之世,爲貳臣之名所累,致晚節不終之譏。然其文章,實能繼歐、虞、黄、柳稱名家,成就不下張以寧、王褘諸子。如論梁寅:元末明初講學家,多不鄙薄文章。梁寅江右名儒,爲文貴明理,通世用,不立標榜。如論劉三吾:洪武三十年會試,三吾等人不曲取北士,殆亦畏於洪武峻法,不敢罔私,竟以此得罪。集中詩文,仕明後所作爲多,和平正大,詩調清雅,間有沉健之致,總觀不如前此。如論袁華:染習鐵崖體,好以才情爲詩。《蘇小小像》筆調清麗。七言古、歌行稱擅場,《長平戈》大有奇氣,然非放浪。五律多清雅之調。樂府才情絢麗。如論陶振:自號釣鰲生,與謝常、袁華、瞿佑諸子效鐵崖體,出入盧仝、李賀之間,奇奧險僻,所作才氣騰湧,艷宕新奇。如論謝常:歷經世變,洪武初感太平可貴,欣然賦之歌詠。及睹洪武酷政,深有憂思,乃至詩思頓减。永樂改元,爲時風所染,林間頌歌太平。入明五十餘年,以隱逸終。其詩於鐵崖一派中,屬善變者。如論王恭:閩人好唐音,王恭興趣不减高棅,擬唐人,尤好祖詠五律,蓋愛其“神秀聲律”。林鴻、高棅近體未必高於古體,王恭近體則卓然一家。如論王紳:與方孝孺並爲宋濂高弟子,文雖未如孝孺,實相去未遠。全集三十卷不存,而傳本斷簡殘缺,不一而足。今據傳本以觀,詩沈健雅潔,文豐茂典實,得宋濂、王褘之傳。如論吴訥:爲文務關世教,根柢《六經》,紆徐曲折,重於辨體,合於矩度,得朱子文瀾,復近於臺閣一派。如論黄維天:生於太平之世,多和平温婉之音,奇逸之氣,終不可掩。如論史鑑:與崑山鄭文康皆欲爲盛明高蹈之士,以名山人遨游山林,亦留心世務,明古今治亂,洞悉時政利病。其隱乃尚友古人,不肯溷於俗耳。古體取法魏晉,氣骨自具,真摯古樸。文章醇厚有味,曠逸不俗,頗有法度。如論季篪:明初張著而後,常熟以詩文名家者得吴訥、季箎、唐敏三人。《友梅》之詩,無大格調,而清氣不乏。如論毛澄:持身貞静,習於簡易,文章黜虛而實於中,稱其爲人。敘事則波瀾遷固,出入歐蘇。如論方鳳:嘉靖初議大禮諸臣多剛方之士,方鳳其一也。爲人尚節慕義,爲文亦如之,以氣爲主。《四庫提要》稱其“矯激已甚”,不知其時士風尚勁健,不肯曲違於心。如論顔木:性峻潔,嗜讀書,善考索,詩文尚於復古。所作以高古爲尚,頗有氣骨。《列朝詩集》不選其詩,謂“惟喬詩質率,了無才情”。以才情衡顔木詩,非公論也。如論黄正色:戍遼東前,詩平淡無奇致。及年三十九,蒙冤充軍瀋陽衛,留滯數十年,“高吟向塞垣”,遂得奇進,可謂蚌病成珠矣。如論夏樹芳:舉鄉闈,壯歲謝公車,跡類棄巾之山人,優游山野城市,嗜酒任放,禪悦性靈,揚扢風雅。所作尚於清妙,文多禪悦小品之致,詩自見任放之情。如論程嘉燧:詩勝於文,文亦可觀。兄事唐時升、婁堅,不失跬步,雖未如唐、婁通經學古,傳熙甫文脈,號曰能文,終蹊徑不殊。如論陶及申選《鍾伯敬詩鈔讀》:明季公安、竟陵盛行海内,越中張岱亦是喜而厭,厭而喜,與王思任欲於公安、竟陵之外另闢一奇。至及申,乃有是選。迄於民國間,周作人鼓吹性靈,好談公安、竟陵。其中緣故,足令人深思。如論趙彦復:選刻中原九家詩,其時楚詩獨盛,復古已衰。彦復標幟復古與中原之詩,隱有與楚調抗衡之意。如論鄭邦祥:其詩神澹趣適,色清調協,重於妙悟,而不乏柔麗之致,風調才情,由此具見。如論顧大韶:明季吴中之文,常熟錢謙益、顧大韶傳熙甫一脈,得震川家法。大韶渾厚遜於錢氏,而奇縱過之。如論瞿式耜:賴瞿式耜、張煌言等人支拄,南明一息尚存,其忠義節概可大書史端,詩文不足與陳子龍比肩,要皆不愧一家。式耜學於錢謙益,傳震川文章一脈。詩稱虞山派中堅,取法杜陵,壯懷激烈,英氣逼人。如論譚貞默:京師與竟陵諸子唱和,字句清淺,意味幽峭,與竟陵之調相通。迨崇禎四年南歸,唱和鴛社,冷雋之調行於嘉興,一時風雅,因之小變。如論趙士春:嘉定士子通經學古,不喜二氏之學,常熟士子通經學古,而多旁及二氏,此其異也。士春好佛老,其意尚有不同,殆遺民有託而逃於二氏者也。如論左懋第:懋第文章,與同時劉宗周、黄道周、范景文、倪元璐相類,經世之文居多。與劉、黄略異者,乃在二公多論學闡道之篇。即正大雅健而言,五家則一也。

猶憶三十年前,裴師世俊自某研討會歸來,坐嘆曰:“青年學者談説明清詩文,頗不以爲然,高言明清無詩。”感慨再三,似有不盡意。幸賴衆力推輓,明清詩文研究興盛於今,遂應一句諺語“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余搜集梳理明别集稿鈔本,正值稿鈔本研討初興,得到郭師英德和詹福瑞、劉躍進、肖瑞峰、廖可斌、杜澤遜、吴格、劉石、朱萬曙、吴承學、周絢隆、杜桂萍諸先生大力支持。二〇一五年,“明人别集稿鈔本搜集、整理與研究”之題列入國家社科基金重大招標項目。先是用十年之力蒐羅明人之集,得近兩千種,及專輯考稿鈔本,乃覺力不從心。陸續複製珍稀之本,計劃早推出數輯,因與徐曉軍先生等共編《浙學未刊稿叢編》,拖延至今,復應一句俗語“起個大早,趕個晚集”。因項目經費支持,一大批珍稀資料得公佈於衆。余參與其中,亦人生幸事。至於公佈孰先孰後,則不必論矣。終日勞碌,不遑啓居,不虞人過中年,諸事變遷甚速。數歲間,余所歷多矣。既爲夫己氏所迫,輒思遷居。陶東風、沈金浩、紀德君諸先生招往南粵,心存感激,終念十年來讀兩浙經籍,已成積習,改轍不易,故徘徊不止。蒙汪俊昌、壽永明、陳均土先生招徠,猶乞食於東越,庶成其續爲《東浙讀書記》之志。國家圖書館出版社殷夢霞總編、張愛芳編審、苗文葉編輯,爲《叢刊》編纂出版付出諸多心血。文葉女士細心編校,是正良多。黄靈庚先生時常耳提面命,慈波教授出於厚誼,襄助獲取珍稀之本。門人方媛、徐子敬、張婷、姜澤彬參與少量提要初擬(各隨條目列名),在此一併表達感激之情。因我學識疎淺,志高視短,是編寫本考訂之誤,恐不能免,提要誤説,自亦有之。今就正於大方,祈盼不吝賜正。


李聖華記於紹興文理越文化研究院

二〇二一年春



内页欣赏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原文欣赏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目  录

總目録

第一册

序言一

凡例一

總目録一

提要一

第二册

臨安集詩五卷文五卷(明)錢宰撰明祁氏澹生堂藍格鈔本一

翠屏詩集一卷後集一卷文集三卷(明)張以寧撰明末清初悠然齋藍格鈔本二三五

第三册

危太樸雲林集二卷(明)危素撰明藍格鈔本一

危太樸文集不分卷(明)危素撰清康熙間鈔本五一

第四册

石門先生集十五卷(明)梁寅撰清黑格鈔本一

胡仲子集十卷(明)胡翰撰明藍格鈔本二一三

第五册

東皋録一卷(明)釋妙聲撰清康熙十四年(一六七五)王迺昭鈔本一

劉坦齋先生文集二卷附録一卷(明)劉三吾撰清康熙間鈔本一〇五

第六册

劉翰林先生斐然稿一卷續集一卷(明)劉三吾撰明鈔本一

白雲稿十一卷(明)朱右撰清初鈔本一〇三

第七册

永嘉先生集十二卷(明)張著撰清鈔本一

耕學齋詩集十二卷(卷一—十)(明)袁華撰明鈔本二八五

第八册

耕學齋詩集十二卷(卷十一—十二)(明)袁華撰明鈔本一

蒲庵集六卷(明)釋來復撰明鈔本五五

桂軒詩集一卷(明)謝常撰清初葉氏小有堂鈔本四三五

第九册

柘軒集五卷(明)凌雲翰撰明鈔本一

第十册

尚絅齋集八卷(明)童冀撰明鈔本一

楊孟載手録眉庵詩集不分卷(明)楊基撰清光緒三十四年(一九〇八)上虞羅氏影楊氏手寫本三五五

第十一册

大明太祖高皇帝御製集二十一卷存一卷(卷十五)(明)朱元璋撰明内府紅格寫本一

明太祖御製文集一卷(明)朱元璋撰清紅格鈔本八五

羅德安先生文集三卷(明)羅子理撰清初鈔本一九七

第十二册

韓山人詩集一卷附集一卷(明)韓奕撰清緑格鈔本一

高太史鳧藻集五卷扣舷集一卷(明)高啓撰(明)周立編清康熙間緑格鈔本二一一

第十三册

高青丘詩選不分卷(明)高啓撰清黑格鈔本一

白石山房逸稿二卷附録一卷(明)張孟兼撰清鈔本一八一

蚓竅集十卷(明)管時敏撰傅氏藏園鈔本二七五

第十四册

畦樂先生詩集一卷附録一卷(明)梁蘭撰清鈔本一

陶情稿六卷(明)易恒撰清初鈔本一六七

雲間清嘯集一卷(明)陶振撰清鈔本三一九

雲間清嘯集一卷(明)陶振撰清初葉氏小有堂鈔本三六七

第十五册

鼓枻稿一卷(明)虞堪撰清康熙間鈔本一

鼓枻稿一卷(明)虞堪撰清初鈔本一五一

虞山人詩三卷(明)虞堪撰清初鈔本二九七

第十六册

草澤狂歌五卷(明)王恭撰清康熙間鈔本一

青城山人詩集八卷(卷一—二)(明)王璲撰(明)華靖輯清鈔本三三七

第十七册

青城山人詩集八卷(卷三—八)(明)王璲撰(明)華靖輯清鈔本一

唐愚士詩四卷會稽懷古詩一卷(明)唐之淳撰清末鈔本一七九

第十八册

高漫士詩集存九卷(卷一—二、五—十一)(明)高棅撰明末清初姚宗甲鈔本一

第十九册

繼志齋集九卷(明)王紳撰清乾隆間紅格鈔本一

第二十册

南歸紀行三卷南歸稿一卷(明)楊士奇撰明鈔本一

虛舟集五卷(明)王偁撰明鈔本一〇五

思庵先生文粹十一卷(卷一—六)(明)吴訥撰清曹炎鈔本二一七

第二十一册

思庵先生文粹十一卷(卷七—十一)(明)吴訥撰清曹炎鈔本一

楊文定公文集不分卷(一)(明)楊溥撰清鈔本二三九

第二十二册

楊文定公文集不分卷(二)(明)楊溥撰清鈔本一

謚忠文古廉文集六卷(卷一—三)(明)李時勉撰清金氏文瑞樓鈔本四三九

第二十三册

謚忠文古廉文集六卷(卷四—六)(明)李時勉撰清金氏文瑞樓鈔本一

曹月川先生集一卷附録一卷(明)曹端撰清沈氏鳴野山房鈔本一七九

大明仁宗皇帝御製集二卷存目録(明)朱高熾撰明内府紅格寫本二八五

歲寒集二卷附録一卷(卷上)(明)孫瑀撰清初鈔本三一五

第二十四册

歲寒集二卷附録一卷(卷下—附録)(明)孫瑀撰清初鈔本一

嚮明齋詩文一卷(明)黄維天撰清鈔本一二七

大明宣宗皇帝御製集四十四卷存二十八卷(卷一—十二、十六—十八、三十二—四十四)(目録)(明)朱瞻基撰明内府紅格寫本一五三

第二十五册

大明宣宗皇帝御製集四十四卷存二十八卷(卷一—十二、十六—十八、三十二—四十四)(卷一—十二、十六—十八)(明)朱瞻基撰明内府紅格寫本一

第二十六册

大明宣宗皇帝御製集四十四卷存二十八卷(卷一—十二、十六—十八、三十二—四十四)(卷三十二—四十四)(明)朱瞻基撰明内府紅格寫本一

平橋稿十八卷附録一卷(卷一—四)(明)鄭文康撰清鈔本二七五

第二十七册

平橋稿十八卷附録一卷(卷五—附録)(明)鄭文康撰清鈔本一

第二十八册

類博稿十卷附録二卷(明)岳正撰清吴氏繡谷亭鈔本一

第二十九册

項襄毅公遺稿一卷(明)項忠撰明末清初鈔本一

石田稿三卷存二卷(卷一、三)(明)沈周撰明末鈔本八三

第三十册

西村先生集二十八卷附録一卷(卷一—九)(明)史鑑撰清初鈔本一

第三十一册

西村先生集二十八卷附録一卷(卷十—二十一)(明)史鑑撰清初鈔本一

第三十二册

西村先生集二十八卷附録一卷(卷二十二—附録)(明)史鑑撰清初鈔本一

第三十三册

陸參政文集六卷(明)陸容撰清末民國間馬光楣鈔本一

友梅集不分卷(明)季篪撰清初鈔本三六一

第三十四册

毛文簡公遺稿二卷(明)毛澄撰清潘道根鈔本一

周給事垂光集二卷(明)周璽撰清末鈔本二三五

熊峰先生文集二卷(明)石珤撰清鈔本四〇三

第三十五册

黼庵遺稿十卷存卷一(明)柴奇撰明末鈔本一

文太史甫田集存十卷(卷六—十五)(明)文徵明撰明文嘉藍格鈔本一二七

第三十六册

沙溪集二十六卷附録一卷(卷一—十二)(明)孫緒撰明鈔本一

第三十七册

沙溪集二十六卷附録一卷(卷十三—二十三)(明)孫緒撰明鈔本一

第三十八册

沙溪集二十六卷附録一卷(卷二十四—附録)(明)孫緒撰明鈔本一

改亭存稿十卷續稿六卷續稿存二卷(續稿卷一—二)(卷一—五)(明)方鳳撰清康熙間鈔本一七一

第三十九册

改亭存稿十卷續稿六卷續稿存二卷(續稿卷一—二)(卷六—續稿卷二)(明)方鳳撰清康熙間鈔本一

第四十册

徐迪功集六卷談藝録一卷重選徐迪功外集四卷(明)徐禎卿撰明鈔本一

徐迪功集六卷談藝録一卷(明)徐禎卿撰清鈔本二八七

第四十一册

迪功集選一卷附録一卷(明)徐禎卿撰(清)王士禛選清初鈔《徐高二家集選》本一

徐昌穀集不分卷(明)徐禎卿撰明藍格鈔本五七

玄庵晚稿二卷(明)穆孔暉撰明末清初鈔本一一五

南湖留稿一卷(明)丁奉撰(清)張定鋆輯清咸豐九年(一八五九)藍格鈔本一九九

第四十二册

庸齋先生集二卷(明)陶廷奎撰清陶介亭賢奕書樓鈔本一

草窗梅花集句四卷竹浪亭集補梅花集句一卷(明)童琥撰(明)洪九疇(明)程起駿輯補清竹泉莊鈔本一八九

薛吏部詩六卷存三卷(卷四—六)(明)薛蕙撰明五湖書屋鈔本四三一

第四十三册

薛考功集十卷附一卷(明)薛蕙撰明藍格鈔本一

第四十四册

張淨峰先生文集一卷(明)張岳撰民國鈔《黔南游宦詩文徵》本一

燼餘稿存一卷(明)顔木撰明鈔本二一七

謝茂秦詩選五卷(卷一—二)(明)謝榛撰(明)趙彦復選明末清初鈔《明三家詩選》本三一一

第四十五册

謝茂秦詩選五卷(卷三—五)(明)謝榛撰(明)趙彦復選明末清初鈔《明三家詩選》本一

沈仕詩一卷(明)沈仕撰清林氏樸學齋鈔《二友詩》本一四九

斗南黄先生遼陽稿二卷别稿一卷附一卷(明)黄正色撰明鈔本二〇一

第四十六册

蘇門集選一卷附録一卷(明)高叔嗣撰(清)王士禛選清初鈔《徐高二家集選》本一

歸震川先生未刻集不分卷(一)(明)歸有光撰清初鈔本四一

第四十七册

歸震川先生未刻集不分卷(二)(明)歸有光撰清初鈔本一

歸震川先生未刻稿二十五卷(卷一—十)(明)歸有光撰清初鈔本一八一

第四十八册

歸震川先生未刻稿二十五卷(卷十一—二十五)(明)歸有光撰清初鈔本一

鳴玉堂稿不分卷(一)(明)張天復撰明藍格鈔本二四一

第四十九册

鳴玉堂稿不分卷(二)(明)張天復撰明藍格鈔本一

鳴玉堂稿十二卷存七卷(卷一—七)(明)張天復撰清鈔本八五

第五十册

孫百川先生未刻稿不分卷(一)(明)孫樓撰稿本一

第五十一册

孫百川先生未刻稿不分卷(二)(明)孫樓撰稿本一

第五十二册

方九敘詩一卷(明)方九敘撰清林氏樸學齋鈔《二友詩》本一

鹿城詩集二十八卷(卷一—十六)(明)梁辰魚撰明鈔本四一

第五十三册

鹿城詩集二十八卷(卷十七—二十八)(明)梁辰魚撰明鈔本一

皆非集一卷附法藏碎金一卷(明)萬達甫撰稿本二一三

張助甫詩選三卷(明)張九一撰(明)趙彦復選明末清初鈔《明三家詩選》本二六七

第五十四册

王百穀集九種十八卷(一)(明)王穉登撰清鈔本一

第五十五册

王百穀集九種十八卷(二)(明)王穉登撰清鈔本一

南有堂詩集十卷存三卷(卷一—二)(明)王穉登撰明末清初徐樹丕鈔本三四三

第五十六册

南有堂詩集十卷存三卷(卷三)(明)王穉登撰明末清初徐樹丕鈔本一

集詩四卷(明)吴褒撰清鈔本一三九

第五十七册

集玉山房稿十卷(卷一—八)(明)葛昕撰明末清初黑格鈔本一

第五十八册

集玉山房稿十卷(卷九—十)(明)葛昕撰明末清初黑格鈔本一

學半齋集不分卷(一)(明)陳禹謨撰明挹爽樓藍格鈔本一四七

第五十九册

學半齋集不分卷(二)(明)陳禹謨撰明挹爽樓藍格鈔本一

第六十册

唐文恪公遺牘一卷(明)唐文獻撰稿本一

消暍集不分卷(一)(明)夏樹芳撰民國廣雅書局鈔本三一

第六十一册

消暍集不分卷(二)(明)夏樹芳撰民國廣雅書局鈔本一

第六十二册

朱文肅公集不分卷(一)(明)朱國禎撰清初清美堂鈔本一

第六十三册

朱文肅公集不分卷(二)(明)朱國禎撰清初清美堂鈔本一

第六十四册

朱文肅公集不分卷(三)(明)朱國禎撰清初清美堂鈔本一

第六十五册

朱文肅公集不分卷(四)(明)朱國禎撰清初清美堂鈔本一

游歷集一卷附録一卷(明)周如錦撰清末民國初鈔本一四一

家書一卷(明)莊元臣撰清鈔《莊忠甫雜著》本一八五

耦耕堂存稿詩三卷文二卷(明)程嘉燧撰明末孫石甫鈔本二三九

第六十六册

侯太常集不分卷(明)侯震暘撰清鈔《嘉定侯氏三先生集》本一

石隱園藏稿不分卷(明)畢自嚴撰明末鈔本一三五

來舜和先生稿一卷(明)來繼韶撰民國間鈔本二六七

鍾伯敬詩鈔讀不分卷(一)(明)鍾惺撰(清)陶及申選清丁有曾鈔本三四五

第六十七册

鍾伯敬詩鈔讀不分卷(二)(明)鍾惺撰(清)陶及申選清丁有曾鈔本一

玉蟬庵散編六卷(明)鄭邦祥撰清鈔本八三

溪亭集二卷附集一卷(明)嚴衍撰(清)嚴恒輯清黑格鈔本二七一

第六十八册

魏忠節遺著不分卷(明)魏大中撰清同治八年(一八六九)劉履芬鈔本一

炳燭齋文集初刻一卷續刻一卷隨筆一卷(明)顧大韶撰清末鈔本一〇九

第六十九册

可經堂集十二卷(卷一—五)(明)徐石麒撰清鈔本一

第七十册

可經堂集十二卷(卷六—十一)(明)徐石麒撰清鈔本一

第七十一册

可經堂集十二卷(卷十二)(明)徐石麒撰清鈔本一

王季木酉戌草一卷辛亥草二卷癸丑草一卷壬子草一卷甲寅草一卷(明)王象春撰明藍格鈔本八九

劉念臺先生鈔稿一卷(明)劉宗周撰稿本四〇三

四留堂雜著不分卷(一)(明)魏浣初撰清康熙間鈔本四六三

第七十二册

四留堂雜著不分卷(二)(明)魏浣初撰清康熙間鈔本一

遠游篇十二卷(卷一—二)(明)周嬰撰清康熙間濯來亭鈔本三〇五

第七十三册

遠游篇十二卷(卷三—十)(明)周嬰撰清康熙間濯來亭鈔本一

第七十四册

遠游篇十二卷(卷十一—十二)(明)周嬰撰清康熙間濯來亭鈔本一

李文敏公遺集定本三卷附録一卷(明)李國撰清雍正間鈔本一四五

第七十五册

黄石齋手寫詩卷一卷(明)黄道周撰清光緒三十三年(一九〇七)上海國學保存會影印明崇禎十三年(一六四〇)稿本一

澠溪草一卷(明)李中行撰清三十六硯居鈔《李詩集遺》本三一

留仙詩集一卷(明)馮元颺撰民國張氏約園鈔本六七

趙微生詩選一卷(明)趙彦復撰(明)汪元范選明末清初鈔《明三家詩選》本一三七

許大司成遺集四卷(明)許士柔撰清鈔本一九五

芝山雲薖集二卷(卷一)(明)木增撰民國間鈔本二九三

第七十六册

芝山雲薖集二卷(卷二)(明)木增撰民國間鈔本一

明瞿忠宣公文稿不分卷(明)瞿式耜撰稿本一一九

第七十七册

埽庵集一卷附石倉十二代詩選檇李明人詩目一卷(明)譚貞默撰民國緑格鈔本一

侯通政集不分卷(一)(明)侯峒曾撰清鈔《嘉定侯氏三先生集》本八五

第七十八册

侯通政集不分卷(二)(明)侯峒曾撰清鈔《嘉定侯氏三先生集》本一

疑雨集箋注初草一卷(明)王彦泓撰(清)丁國鈞注稿本一八九

慤書存十卷(卷二—四)(明)蔣德璟撰清息耕堂鈔本二八三

第七十九册

慤書存十卷(卷五、七—十二)(明)蔣德璟撰清息耕堂鈔本一

第八十册

孫光甫詩稿一卷(明)孫朝讓撰稿本一

侯文節集不分卷(明)侯岐曾撰清鈔《嘉定侯氏三先生集》本二〇一

薛寀詩文稿不分卷(一)(明)薛寀撰稿本三四一

第八十一册

薛寀詩文稿不分卷(二)(明)薛寀撰稿本一

趙士春詩文底稿不分卷(明)趙士春撰稿本一〇一

左忠貞公文集七卷首一卷前附蘿石先生年譜一卷(卷首—三)(明)左懋第撰(清)左輝春編清光緒二十四年(一八九八)長洲章氏算鶴量鯨室緑格鈔本二六五

第八十二册

左忠貞公文集七卷首一卷前附蘿石先生年譜一卷(卷四—七)(明)左懋第撰(清)左輝春編清光緒二十四年(一八九八)長洲章氏算鶴量鯨室緑格鈔本一

史閣部遺集不分卷補編一卷(一)(明)史可法撰清道光十六年(一八三六)梁春齡鈔本一五一

第八十三册

史閣部遺集不分卷補編一卷(二)(明)史可法撰清道光十六年(一八三六)梁春齡鈔本一

譚益之詩草編年十二卷(明)譚爾進撰清初鈔本一三七

譚益之詩文稿一卷(明)譚爾進撰清初鈔本三五一

申端愍公文集一卷外集一卷(一)(明)申佳胤撰清申永鈞鈔本四五七

第八十四册

申端愍公文集一卷外集一卷(二)(明)申佳胤撰清申永鈞鈔本一

申端愍公咏史詩集不分卷(明)申佳胤撰清道光元年(一八二一)申續曾鈔本一三九

素蘭集一卷(明)翁孺安撰清黑格鈔本一八七

籠鵝館集二卷(明)王與玟撰清初鈔本二四七

第八十五册

籠鵝館集不分卷(明)王與玟撰清初鈔本一

郭孟履集五卷(卷一—三)(明)郭文祥撰稿本一一九

第八十六册

郭孟履集五卷(卷四—五)(明)郭文祥撰稿本一

肄雅堂詩選十卷存五卷(卷一—五)(明)孫臨撰清鈔本二七五

惕齋遺書四卷(明)吴昜撰清末鈔本四三七

第八十七册

節愍公遺集不分卷(明)彭期生撰清嘉慶十八年(一八一三 )彭世喆鈔本一

陶庵全集二十四卷存十二卷(卷三—七)(明)陳昱撰稿本二三七

第八十八册

陶庵全集二十四卷存十二卷(卷十一—十四、十八—二十)(明)陳昱撰稿本一

張忠烈公全集不分卷(明)張煌言撰(清)全祖望輯清鈔本三九五

第八十九册

北征録一卷冰槎集一卷奇零草一卷(明)張煌言撰清青雷山館黑格鈔本一

奇零草二卷(明)張煌言撰清二老閣鈔本二五九

奇零草六卷(卷一)(明)張煌言撰清鈔本四二七

第九十册

奇零草六卷(卷二—六)(明)張煌言撰清鈔本一

採薇集一卷(明)張煌言撰清末至民國間鈔本一二三

吞月子集不分卷(明)毛聚奎撰清初鈔本二三三

吞月子集六卷外集一卷(卷一—六)(明)毛聚奎撰清末鈔本四五九

第九十一册

吞月子集六卷外集一卷(外集)(明)毛聚奎撰清末鈔本一

留補堂文集四卷存三卷留補堂自訂詩選六卷(一)(明)林時對撰清紅格鈔本一一一

第九十二册

留補堂文集四卷存三卷留補堂自訂詩選六卷(二)(明)林時對撰清紅格鈔本一

天啓宫中詞一卷(明)陳悰撰清鈔本三八三

第九十三册

石研齋七律鈔選(明十一家)(清)秦恩復選清灰絲欄鈔本一

可儀堂一百廿名家制義(六十一家)(一)(清)俞長城輯清鈔本二四一

第九十四册

可儀堂一百廿名家制義(六十一家)(二)(清)俞長城輯清鈔本一

第九十五册

可儀堂一百廿名家制義(六十一家)(三)(清)俞長城輯清鈔本一

第九十六册

可儀堂一百廿名家制義(六十一家)(四)(清)俞長城輯清鈔本一

第九十七册

可儀堂一百廿名家制義(六十一家)(五)(清)俞長城輯清鈔本一

第九十八册

可儀堂一百廿名家制義(六十一家)(六)(清)俞長城輯清鈔本一

第九十九册

可儀堂一百廿名家制義(六十一家)(七)(清)俞長城輯清鈔本一

第一〇〇册

可儀堂一百廿名家制義(六十一家)(八)(清)俞長城輯清鈔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