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贵州省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办公室网!
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智库工作  >  智库成果

欧阳恩良 胡静:中国共产党协同推进“两个伟大革命” 的理论品格与实践要求

日期:2022-05-06 来源:贵州社会科学 字号:【     浏览量:

编者按:本文刊载于《贵州社会科学》2022年第1期,系国家社科基金项目“‘中国故事’话语体系建构研究”( 20BKS132)的阶段性成果。作者欧阳恩良,贵州师范大学党委委员、副校长,贵州省“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两个结合’的地方实践推动高端智库”研究员,教授,博士生导师;胡静,贵州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博士研究生。文章认为《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要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生动呈现了中国共产党协同推进“两个伟大革命”的光辉历程和卓越贡献。深刻把握协同推进“两个伟大革命”的理论品格和实践要求,必须树牢三种思维。一是要树牢辩证思维,深刻把握协同推进“两个伟大革命”中社会基本矛盾与社会主要矛盾、改造客观世界与改造主观世界、党性与人民性、推进“伟大事业”与推进“伟大工程”的辩证统一关系;二是要树牢历史思维,在历史进程中把握协同推进“两个伟大革命”的光荣传统,在历史比较中把握协同推进“两个伟大革命”的鲜明品格;三是要树牢系统思维,紧紧围绕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强化政治保障,站稳人民立场,重视科技力量,加强国际视野。

 

协同推进伟大社会革命与伟大自我革命是中国共产党百年奋斗的光荣传统和宝贵经验,也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中的一个重要观点。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以下简称《决议》),立足“两个伟大革命”的百年视域,深刻总结了我们党领导人民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时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所取得的“四个伟大成就”“四个伟大飞跃”“五大历史意义”。《决议》强调,在全面开启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中,推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这一伟大社会革命,必须“继续推进新时代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以伟大社会革命的奋斗目标激发伟大自我革命的行动自觉,“以伟大自我革命引领伟大社会革命”。《决议》深刻阐明了新时代继续协同推进两个伟大革命的实践要求,对于党和国家事业具有重要而深远的意义,必须全面深刻领悟。

一、树牢辩证思维,深刻领悟协同推进“两个伟大革命”的哲学意蕴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辩证唯物主义作为马克思主义最根本的理论特征,集中体现了无产阶级政党的世界观和方法论。中国共产党要团结带领全国人民实现新时代的奋斗目标,就必须不断增强辩证思维能力,提升洞察复杂现象、驾驭复杂局面、处理复杂问题的本领,要运用矛盾相辅相成的特性,在解决矛盾的过程中推动事物发展。他强调:“我们的事业越是向纵深发展,就越要不断增强辩证思维能力。”社会革命和自我革命是我们党和国家事业发展中至关重要的两大变量,协同推进“两个伟大革命”从本质上来说就是如何正确处理好两者之间的辩证关系,它集中体现了中国共产党对辩证唯物主义基本要求的准确理解和深刻把握。

第一,协同推进“两个伟大革命”是社会基本矛盾与社会主要矛盾辩证统一的内在要求。社会基本矛盾反映一个社会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的总体关系,社会主要矛盾是社会基本矛盾某一方面在一定社会历史时期的集中体现。社会基本矛盾决定着社会的性质,也决定了革命的性质,社会主要矛盾则决定着不同历史阶段革命的主要任务和中心工作。社会革命与自我革命之间的关系并不直接表现为社会基本矛盾与社会主要矛盾的关系,但社会基本矛盾与社会主要矛盾的辩证统一内在要求协同推进社会革命与自我革命。百年来,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到新民主主义社会,再到社会主义社会,我国社会基本矛盾发生了根本改变,社会主要矛盾也不断深刻变化。我们党始终统揽社会基本矛盾与社会主要矛盾,通过协同推进“两个伟大革命”解决各阶段社会主要矛盾,推动和适应社会基本矛盾的变化。党的十九大在基于我国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一最大国情中社会基本矛盾总体不变的前提下,对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作出了准确判断,明确了“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决议》将“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作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十个明确”之一。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属于社会革命的范畴,全面从严治党属于自我革命的范畴。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是当前党和国家事业发展中必须解决好的主要矛盾。”解决好这些主要矛盾,“就是要适应我国社会基本矛盾运动的变化来推进社会发展。”协调推进“四个全面”就是在战略布局层面对协同推进社会革命与自我革命的具体表述,充分体现了社会基本矛盾与社会主要矛盾辩证统一的内在要求,是对马克思主义社会矛盾学说的继承和发展。

第二,协同推进“两个伟大革命”体现了改造客观世界与改造主观世界的辨证统一。人类社会的发展史,既是认识世界的历史,更是改造世界的历史。不管是认识世界,还是改造世界,都包含着人类本身。毛泽东同志指出:“无产阶级和革命人民改造世界的斗争,包括实现下述的任务:改造客观世界,也改造自己的主观世界。改造客观世界,既包含对自然界的改造,也包含对人类社会自身的改造。前者主要是为了解决人类生存和发展所需要的物质资料,后者主要是为了解决人类美好生活向往的社会制度。通过改造客观世界,促进生产方式的变革,实现人类社会由低级向高级的发展,不断满足人们对物质、制度和精神产品的需求。改造主观世界就是改造人类的认识能力和思维方法,提升品质素养,锤炼人格修为,改善精神状态,推动人类文明程度的进步“两个世界”的改造是一个相辅相成、相互促进的有机整体,通过客观世界的改造,为改造主观世界奠定物质基础和技术手段通过主观世界的改造,为改造客观世界提供精神动力和智力支持,提高改造客观世界的效率和水平。在两者的相互作用中,客观世界和主观世界的关系不断改善。社会个体如此,阶级政党亦然。改造客观世界就是社会革命改造主观世界就是自我革命。习近平总书记将我们党成立以来团结带领全国人民改造客观世界的探索和实践历程,用“进行伟大社会革命”作了高度的理论概括,明确指出:“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我们党领导人民进行伟大社会革命的成果,也是我们党领导人民进行伟大社会革命的继续。”新时代继续推进伟大社会革命,必然要求我们党赓续推进伟大自我革命,不断加强理论武装,努力改造主观世界,持续深化对共产党执政规律、社会主义建设规律、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认识,常怀忧患意识,居安思危,勇敢面对“四大考验”“四种危险”,时刻保持革命精神和革命斗志,提升领导社会革命的能力,在协同推进社会革命和自我革命中实现改造客观世界与改造主观世界的辩证统一。

第三,协同推进“两个伟大革命”体现了党性与人民性的辨证统一。党性是一个政党的内在品质,最集中地体现出政党的阶级属性和阶级利益。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明确指出,共产党人没有与革命的人民群众不同的特殊利益,与其他无产阶级政党相比,共产党的不同之处在于,一方面强调和坚持无民族差别的整个无产阶级的共同利益,另一方面始终代表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进行斗争的整个运动的利益。中国共产党的党性在其《党章》中有着明确的规定,即“两个先锋队”“一个领导核心”“三个代表”。人民性是中国共产党的根本阶级属性,人民立场是中国共产党的根本政治立场,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是中国共产党的根本宗旨,群众路线是中国共产党的根本工作路线。因此,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党性和人民性从来都是一致的、统一的”。党性和人民性的辩证统一具体体现为三个“一致性”,即“尊重社会发展规律和尊重人民历史主体地位的一致性、为崇高理想奋斗和为最广大人民谋利益的一致性、完成党的各项工作和实现人民利益的一致性”,坚持党性,就是要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坚定共产主义的理想信念坚持人民性,就是要坚持正确的价值导向,坚定不移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推进社会革命,就是牢记党的奋斗目标,坚守党的初心使命,践行党的根本宗旨,不断开辟满足人民美好生活的新局面推进自我革命,就是适应社会革命要求,直面问题和挑战,勇于刀刃向内,确保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不断提高领导全国人民开辟美好生活新局面的能力。协同推进“两个伟大革命”就是坚持党性与人民性的辨证统一。

第四,协同推进“两个伟大革命”体现了推进“伟大事业”与建设“伟大工程”的辨证统一。中国共产党成立一百年来的奋斗史,既是领导全国人民不断推进革命、建设和改革“伟大事业”的历史,也是秉承“打铁还需自身硬”理念不断加强自身建设“伟大工程”的历史。伟大事业集中体现着党领导的社会革命,伟大工程集中体现着党领导的自我革命,伟大事业与伟大工程相互促进、相得益彰。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以毛泽东同志为代表的共产党人深刻认识到“凡一个革命的党”,要想实现民族解放和民族独立的伟大事业,如果缺少集中统一的领导和纪律严明的组织训练,就不可能有坚强的力量“去做革命的运动。”明确提出了建设“完全巩固的布尔什维克化的中国共产党”这一“伟大的工程”的重大命题。随着党领导的社会革命不断推进,党的建设伟大工程也不断发展。党的十五大将“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写进大会报告。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对新时代推进伟大事业与伟大工程的辩证关系作出了系列重要论述。他指出,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必须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而只有持续深入推进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才能不断增强我们党的领导力、战斗力和免疫力,确保我们党永立时代潮流之巅,从容应对各种风险挑战,不断推进“伟大事业”行稳致远。协同推进社会革命与自我革命正是推进“伟大事业”与建设“伟大工程”辨证关系的必然要求。

二、树牢历史思维,深刻领悟协同推进“两个伟大革命”的政治品格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是最好的营养剂,了解历史才能看得远,理解历史才能走得远。只有树牢历史思维,才能从历史长河、时代大潮、全球风云中把握历史本质、探究历史规律、增强历史自觉。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决议》强调,全党要坚持唯物史观和正确党史观,从党的百年奋斗中汲取继续前行的智慧和力量。百年来,我们党在团结带领人民进行革命、建设、改革长期实践中,形成并坚持了一系列光荣传统和优良作风,其中就包含了协同推进“两个伟大革命”的理论和实践。这些光荣传统和优良作风凝聚着中国共产党人的精神品格“是我们党最鲜明的特质和特点。”

在历史进程中把握中国共产党协同推进“两个伟大革命”的优良传统。中国共产党诞生后,在其第一个纲领中即明确宣称:“党的根本政治目的是实行社会革命”,“直到阶级斗争结束,即直到消灭社会的阶级区分”为止。该纲领还就党员条件、入党程序,以及在全党建立统一的组织和严格的纪律进行了规定,从而在开启伟大社会革命的同时也开启了伟大的自我革命。

百年来,中国共产党协同推进“两个伟大革命”的历程按照不同的视角可以划分为不同的阶段。如果以重大历史主题为序,可分为新民主主义革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4个历史时如果依据中华民族近代发展进程,可以划分为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3大阶段如果以伟大历史成就为视角,可划分为开天辟地、改天换地、翻天覆地和惊天动地4个时期。不同划分虽各有侧重,但基本内容一致,都高度概括了百年来我们党领导全国人民进行伟大社会革命的光辉历程。对于这一光辉历程、伟大成就、历史经验、重大意义,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决议》进行了科学总结和精辟论述。

中国共产党在领导全国人民进行革命、建设、改革开放,不断推进伟大社会革命的过程中,也不断地进行自我净化、自我完善、自我革新、自我提高的自我革命,社会革命与自我革命相辅相成,协同推进。历次党代会都对党的建设提出了时代要求,党的章程围绕管党治党、从严治党进行了10多次修改。针对党内政治不纯、思想不纯、组织不纯、作风不纯等影响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的突出问题,我们党始终能够以大无畏的自我革命精神,勇于自我批判、自我否定、自我改造、自我超越,永葆旺盛生命力和强大战斗力。党的“八七”会议勇于批判右倾机会主义错误,成立了新的临时中央政治局,将土地革命和武装起义确定为革命方针,有效破解了大革命失败后的困局。遵义会议结束了王明“左”倾冒险主义路线在党中央的统治,确立了以毛泽东同志为代表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路线的正确领导,中国革命从此开启了独立自主的新局面。延安整风彻底揭露、批判和清算了党内历次“左”、右倾错误在党内的不良影响,纠正了党内各种非无产阶级思想,在此基础上召开的党的六届七中全会通过了《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直面党成立以来24年奋斗历程中的重大是非原则问题,重点对“左”倾路线在政治、军事、组织、思想等四个方面的错误进行了系统梳理,为夺取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和人民民主革命在全国的胜利提供了思想和组织保证。党的七届二中全会上,毛泽东同志提出“两个务必”,为中国共产党认识执政规律、掌握和运用执政规律指明了方向。新中国建立初期历时四年的整党整风运动,有力克服了骄傲自满情绪和官僚主义、命令主义作风,查处了一批腐化变质的党员干部,有力地整肃了党风和政风,巩固了党的执政地位“文化大革命”结束后,以邓小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全党进行了思想路线拨乱反正,通过真理标准大讨论,冲破了“左”倾错误思想和“两个凡是”的束缚,恢复了党的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作出了“把全党工作重点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的重大决策,实现了我们党成立以来第二次伟大历史转折。1981年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坚持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和辩证方法,对新中国成立32年来我们党领导人民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历史成就进行了整体反思和“基本估计”,对32年当中出现的失误和遭受的挫折不回避、不遮掩,对32年当中存在重大争议的重大事件作出了经得住历史检验的定论,分清了功过是非,为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排除了思想干扰,确定了正确方向,消除了后顾之忧。进入新时代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明确提出了“伟大自我革命”的理论和实践命题,把传承和弘扬党的自我革命精神置于更加突出的位置,以刮骨疗毒的意志和壮士断腕的勇气,纵深推进全面从严治党,通过净化党内政治生态、严肃党内政治生活,凝聚党心民心,彰显了习近平总书记从严管党治党的魄力和智慧。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决议》将“坚持自我革命”上升为我们党百年奋斗十大历史经验之一,明确指出,勇于自我革命是我们党区别于其他政党的显著标志,是我们党历经百年沧桑而风华正茂的强大支撑,必须长期坚持,并在新时代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中不断丰富和发展。

从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年以来的历史梳理中可以清楚地看到,每一阶段社会革命的实现都伴随着党的自我革命的推进,每一次社会革命的内在需要为党的自我革命提出了具体目标和任务,为党的自我革命提供了强劲动力,党的自我革命的持续推进又不断提升着党的领导力和战斗力,从而始终确保社会革命的正确方向,更加有效地引领着社会革命的进程。

在历史比较中把握中国共产党协同推进“两个伟大革命”的鲜明品质。从本质上来说,任何政党为了自身的生存和发展,都有推进社会革命和自我革命的内在需求。但近代以来特别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历史进程和当代世界实践都充分证明,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深入持久地协同推进社会革命与自我革命。

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执政的国民党面对帝国主义的侵略,为救亡图存、民族独立,在20世纪20年代曾与共产党一起高举“反帝”的旗帜,达成了短暂的第一次国共合作。在抗日战争中也曾与中国共产党一起建立了全民族抗日统一战线,形成了正面战场和敌后战场相互支持、相互依存的良好局面。面对日益尖锐的国内社会矛盾,也曾试图开展行政机构改革、货币体制改革和新生活运动等系列社会变革。但国民党作为大地主大资产阶级利益的代言人,决定了它既不敢从中华民族整体利益出发彻底反抗帝国主义的侵略,也不敢顺应历史发展的潮流从根本上动摇封建主义的基础,面对派系林立的党内斗争,更是无力通过自我革命形成一个团结统一、勤力同心的政党,协同推进社会革命与自我革命也就无从谈起。

苏联共产党在协同推进社会革命与自我革命方面曾为全世界无产阶级政党树立了典范。列宁坚持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俄国无产阶级革命运动相结合,找到了俄国革命的正确道路。经由十月革命,诞生了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使马克思主义理论第一次转化为社会现实。通过一系列行之有效的社会革命,迅速成为能与美帝国主义抗衡的社会主义超级大国。与此同时,列宁无产阶级政党建设思想和苏联共产党的自我革命精神逐步形成并付诸实践,保证了苏联共产党在领导俄国人民进行革命和建设过程中的坚强有力。但到了后期,面对日益复杂的国际形势和日趋强烈的社会革命浪潮,苏联共产党却逐步丧失了自我革命的意志和品质。思想理论封闭僵化,理想信念动摇,自我净化、自我纠错、自我革新、自我提高的机制乏力,与人民群众的关系渐行渐远,最后丧失免疫功能,社会革命走上了相反的方向,党的执政地位成为历史,强大的社会主义国家轰然倒塌。苏联解体的原因纷繁复杂,但最主要的还在于苏联共产党自我革命精神的丧失,导致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减弱,党的群众基础逐渐丧失,党的战斗力不强,缺乏生机和活力,也就无法领导日益复杂的社会革命沿着正确的轨道持续推进。此外,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变质的原因也莫不如此。

环顾当今世界,各资产阶级政党的先天性缺陷使其带着固有的傲慢和偏见,在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持续深入,文化多样化、社会信息化日益推进,科技革命迅猛发展,全球合作向多层次全方位拓展的时代潮流中,以一种先天的自我优越感敌视一切新兴力量的挑战,以结盟的形式进一步加强资本的权力,以霸凌主义行径操纵和控制全球治理体系,而对自身日益凸显的矛盾和问题没有丝毫自我反省的意识,更不可能有自我革命的行动,社会革命失去持续推进的领导力量,西方所谓的自由民主制度陷入了系统性危机,在哲学基础、制度运行、治理绩效、道义形象等各个层面都出现了难以克服的病症,不仅存在于话语体系上的逻辑困境,而且成为经济低迷、社会冲突、政治动荡的致乱之源。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几十年,身处强大资本主义国家的共产党,虽然都一直心怀社会主义理想,却无一能制定出一个符合自身实际的实现社会主义的革命战略和政治路线,一些资本主义国家的共产党仍然将建立“民主政府”作为其革命进程中的战略目标,试图通过逐步扩大资产阶级民主的途径达到向社会主义过渡的目的,而实践结果则是伴随着民主改革立场的倒退导致了修正主义和机会主义的抬头。朝鲜、古巴、越南、老挝等社会主义国家的执政党,由于各种主观和客观的原因,至今依然在协同推进社会革命与自我革命方面努力探索合理的路径和可行的方案。

通过从历史和现实两个维度的比较,我们可以深刻体会到协同推进社会革命与自我革命是中国共产党的鲜明政治品格。之所以如此,是由我们党的阶级属性所决定的。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们党除了国家、民族、人民的利益,没有任何自己的特殊利益。”没有自己的特殊利益才能紧跟时代发展步伐,顺应时代发展要求,勇立时代发展潮头没有自己的特殊利益,才能全心全意增进民生福社,心无旁鹜践行党的根本宗旨没有自己的特殊利益,才能不掩饰缺点、不回避问题,心怀坦荡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诚心诚意接受人民群众的监督。只有这样的政党,才能永远保持协同推进社会革命和自我革命的鲜明品格。

三、树牢系统思维,深刻把握协同推进“两个伟大革命”的实践要求

系统思维是认识世界、改造世界最基本的思想工具,是观察问题、解决问题最重要的工作方法。科技越发达,社会的关联度就越强,协同性要求就越高。习近平总书记十分重视对系统思维的把握和应用,在不同场合就全面深化改革、“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四个伟大”时代使命等“复杂的系统工程”进行了重要论述,要求各级党员干部一定要强化系统观念,加强顶层设计和整体谋划。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将“坚持系统观念”作为今后实现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必须遵循的基本原则,充分体现了党中央对系统思维的认识和重视达到了新境界新高度。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决议》视野宏阔,纵跨一百年党的各个历史阶段,横论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生态和党的建设各领域各方面,回顾历史,着眼现实,谋划未来,是一篇坚持系统观念的经典性文献。无论是推进伟大社会革命,还是推进伟大自我革命,都是各类要素、各种矛盾相互交织的复合体,牵一发而动全身,必须遵循系统的整体性、关联性、层次性、过程性和开放性特征,紧紧围绕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一“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党全部理论和实践的鲜明主题”,统揽国际国内两个大局,在重点突破和整体发展中实现社会革命和自我革命的协同推进。

第一,强化政治保障。崇高的理想、坚定的信念、纯洁的品质、严明的纪律、坚强的领导是中国共产党百年来协同推进两个伟大革命不断取得胜利的政治法宝,也是新时代继续推进两个伟大革命的政治保障。强化政治保障,就是要旗帜鲜明讲政治,始终把党的政治建设摆在首位,以政治建设统领其他各方面建设。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决议》确立了习近平总书记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地位,确立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指导地位“两个确立”是马克思主义政党学说的继承和发展,体现了我们党高度的理论自觉、历史自觉和行动自觉,对党和国家事业发展具有决定性意义。深刻领悟和坚决践行“两个确立”是当前和今后最大的政治,基础是坚定“四个自信”,关键是增强“四个意识”,核心是做到“两个维护”,目的就是要把准政治方向、保持政治定力、提高政治能力,确保社会革命与自我革命不出现政治偏差。旗帜鲜明讲政治,就要进一步加强党的全面领导。毛泽东指出:“真正人民大众的东西,现在一定是无产阶级领导的。”“指导伟大的革命,要有伟大的党。”正是因为有伟大的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中国百年伟大社会革命才取得了一个又一个伟大的胜利,也正是因为有中国共产党勇于自我革命的精神,党的生命力和战斗力才越来越旺盛。因此,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决议》强调,中国共产党是最高政治领导力量,党的领导是全面的、系统的、整体的,党中央集中统一领导是党的领导的最高原则,加强和维护党中央集中统一领导是全党共同的政治责任。新时代协同推进社会革命与自我革命,必须一如既往地坚持党的全面领导,不断健全和完善党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的体制机制,堵住在实践层面“相互否决”的漏洞,敢于和善于同一切企图削弱党的全面领导的言行作斗争,不断提升协同推进“两个伟大革命”的领导能力和定力。

    第二,站稳人民立场。立场问题既是价值取向问题,更是政治原则问题。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决议》明确将“坚持人民至上”作为中国共产党百年奋斗的基本经验,集中体现了我们党的价值取向和优良传练“江山就是人民,人民就是江山,打江山、守江山,守的是人民的心。”民心是最大的政治,人民是执政的根基。毛泽东同志曾形象地将中国共产党人比作种子,将人民看作土地,共产党无论何时何地,只有扎根人民群众这片深厚的土壤,党的事业才能生根开花结果。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中国共产党是在同人民群众的密切联系中成长发展壮大起来的,人民是党百年奋斗的力量之源和胜利之本。密切联系群众是我们党最大的优势,脱离群众是我们党最大的危险。中国共产党的事业因人民而立,因人民而兴,因人民而强,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地位既是历史的选择,更是人民的选择。推动伟大社会革命和伟大自我革命的领导者是中国共产党,推动伟大社会革命和伟大自我革命的力量源泉是人民群众。一百年来,中国共产党带领全国人民推进两个伟大革命的历程,也是中国共产党依靠全国人民推进两个伟大革命的历程。新时代协同推进两个伟大革命,必须始终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站稳人民立场。一是要牢记初心使命。毛泽东同志指出:“为什么人的问题,是一个根本的问题,原则的问题。”站稳人民立场,就是要始终牢记协同推进两个伟大革命的初心和使命,将“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作为一切行动的价值导向和目标指向,坚持不懈把党的群众路线贯彻到社会革命与自我革命的全部活动之中。二是要坚持人民主体地位。尊重人民首创精神,善于从人民智慧中汲取前进的力量,充分调动人民群众投身社会革命、助推自我革命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把人民群众作为事业发展的监督者,把人民群众满意与否作为衡量工作成效的标准。推进社会革命,必须把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作为奋斗目标推进自我革命,必须把人民对党的期望和衷心拥护作为努力方向。

第三,重视科技力量。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在人类文明进程中,科学技术始终发挥着一种无法阻挡、无法低估的推动作用。特别是十六世纪以来,世界已先后发生了五次重大科技革命,每一次都促进了生产力的发展、生产关系的变革、生产方式的转型,深刻影响了世界力量格局。中国共产党成立百年来,始终坚持推进两个伟大革命与推进中国现代化同步同行,坚持马克思主义科技思想的中国化时代化,紧密联系社会革命和自我革命对科学技术的历史性需要,逐步形成了从科技救国、科技立国、科技富国到科技强国的科技发展战略。新时代以来,习近平总书记敏锐地看到了以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新技术新应用新业态为表征的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与我国加快推进社会革命的历史性交汇,把科技创新摆在国家发展全局的核心位置,提出了一系列新思想新论断新要求。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明确提出“把科技自立自强作为国家发展的战略支撑”,健全新型举国体制,强化国家战略科技力量,推进关键核心技术攻关和自主创新,加快建设创新型国家和世界科技强国,进一步突显了科学技术在推进伟大社会革命中的重要地位。同时,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科学技术在自我革命中的应用,要求党员干部要适应科技发展趋势,增强互联网思维,运用科技手段管党治党、接受人民监督、提升自我革命效能。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当前,全党全国各族人民正在为“四个伟大”而团结奋斗,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需要强大的科技创新力量。没有强大的科技作为支撑,伟大的社会革命就会缺乏强劲动力,中国梦这篇大文章就难以续写。不高度重视科学技术在自我革命中的作用,党的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就只能是一句空谈。

第四,强化国际视野。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决议》指出,我们党和人民的事业是人类进步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共产党始终“坚持胸怀天下”,从人类发展大潮流、世界变化大格局、中国发展大历史正确认识和处理同外部世界的关系。中国共产党成立以来协同推进“两个伟大革命”的历程,始终是与国际形势的风云变化,以及世界社会主义革命的坎坷曲折紧密相关的。在经济全球化深入发展的新时代,中国社会革命不可能脱离世界独善其身,中国共产党的自我革命也需要从世界各国执政党建设中借鉴有益的经验,汲取失败的教训。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当今世界是一个变革的世界,是一个新机遇新挑战层出不穷的世界,是一个国际体系和国际秩序深度调整的世界,是一个国际力量对比深刻变化并朝着有利于和平与发展方向变化的世界。”在这样的国际环境中推进“两个伟大革命”,必然会遇到一系列新的重大挑战、重大风险、重大阻力、重大矛盾,这就要求我们:一方面要树立世界眼光,把准时代脉搏,扩大对外开放,积极参与国际事务,勇于发出中国声音,争取于我有利的国际环境;另一方面,必须立足独立自主、自力更生,全面深化改革,同各种形式的仇视阻扰中国社会发展和抹黑低毁中国共产党的外部势力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必须以斗志昂扬的革命精神状态与饱满的信心迎接各种艰难险阻,经受住“外部环境的考验”,统筹好国内国际两个大局,在协同推进“两个伟大革命”的进程中夺取新的伟大胜利,为世界其他国家的现代化建设和执政党建设贡献中国智慧,提供中国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