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恩富:深刻领悟全面建设社会主义 现代化国家的重点问题
发布时间:2021-02-25 11:54:25  来源:贵州日报  作者:程恩富  点击量: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在关于《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起草情况的说明中,简要阐述了五个重点问题,我们应当联系有关理论和实际进行解析,以便更好地深刻领悟和认真贯彻。

以推动高质量发展为主题。尽管经济、社会、文化、生态等各领域都要体现高质量发展的要求,但国民经济高质量发展是基础和重点。为此,首先要发展高质量科技。应牢固确立自主知识产权优势理论和战略,积极构建关键核心技术的新型举国体制,组织攻克经济社会各领域卡脖子的核心技术和技术标准难关。如高品质的芯片、科研仪器、工业软件、飞机发动机、仪器仪表、农业种业等等。其次,要发展高质量名牌。应消除主要依赖外国品牌的惰性思维、贱卖中国原有名牌和贴牌经营为荣的经营模式,在国民经济各行业掀起自主创造中外名牌的热潮,谋划参与国内外的高端竞争。再次,要发展高质量公司。在大中小企业并举发展的同时,重点培育以国有大企业为主的高质量企业集团和跨国公司。民营企业要借鉴华为经营体制机制模式,不仅其主动创新科技和名牌的精神值得提倡,而且其不搞传统个别私人控股的股份制(华为内部有大约一半职工持股只具有分配意义,其企业性质不属于一般的集体所有制和股份合作制)、不搞与其他资本的混合所有制和不上市的现代企业制度,更是值得提倡。只有在科技、品牌和企业三方面实现高质量发展,才能真正推动整个国民经济的高质量发展,落实质量第一、效益优先,切实转变发展方式,推动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

以构建国内国际新的“双循环”为格局。改革开放以来,我国逐渐形成市场和资源“两头在外”“三来一补”“贴牌被控”“市场换技术”为特征的外向型发展格局,总体以“世界加工厂”发展模式参与国际大循环,这从短时期看对我国国计民生有独特作用。但此低端开放和大循环模式的负效应是明显的,如强调技术引进而落实自主科技不足、外贸和经济体量大而质量不高、生态环境和资源成本大而整体收益不大。当前,随着美国及其盟国不断加大对我国的科技和经贸打压,而国内又必须高质量发展国计民生,因而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便显得更为必要和迫切。为此,首先要更加注重国内经济良性循环。在生产、流通、分配、消费的社会再生产各个领域,均必须把发展立足点放在国内,更多依靠国内市场实现经济发展。其次,要更加注重对外开放综合效益。新发展格局是开放的国内国际双循环,但那种为不计成本和长远效益的开放、随意让外资控股的合资开放、违反《外资法》的非对等开放等现象,应当及时得到纠正。再次,要更加注重扩大内需为主战略。应高效处理好供给与需求的关系,畅通企业资本的循环和周转,提升产业链、供应链和价值链的完整性,使国内市场成为最终需求的主要来源,形成需求牵引供给、供给创造需求的更高水平动态平衡。西方的教训告诫我们,给私有企业大规模减税会降低经济增长速度和较快扩大贫富差距。

以促进全体人民共同富裕为目标。在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远景目标中,建议稿文件首次提出“全体人民共同富裕取得更为明显的实质性进展”,在改善人民生活品质部分突出强调了“扎实推动共同富裕”,要求向着这个目标更加积极有为地进行努力。这既是社会主义本质要求,也是人民群众长期的共同期盼。为此,首先要除旧布新观念。应消除只把共同视为最终目标而非日趋推进过程、先搞贫富悬殊再搞共同富裕、贫富差距越大越有利于发展、只需提高中低收入而无需调控超级富豪收入、政府不用调控私有化市场竞争导致的巨大贫富差距等错误观念,真正确立全体人民共富共享共福的理念。其次,要采取产权主策。应通过在城乡做强做优做大国有企业、集体企业和合作企业,以及推行民营企业职工持股等主要措施,来缩小在企业内部进行的国民收入初次分配差距,再辅之以政府的国民收入再分配等措施,才能真正“扎实推动共同富裕”。再次,要采取税收政策。应改变对资本收益轻税,而对劳动收益重税的个人所得税征收的格局,考虑开征退出国籍税和遗产税,开征每人参考各地房价的免税住房价格为基点的房产税,以及严管在国内赚大钱后的富豪通过离岸信托转移巨额财富的漏洞。

以统筹发展和安全为要义。发展和安全都是以人民为中心、为全体人民根本利益服务的。安全是发展的前提,发展是安全的保障。观察国内外形势,我国已进入各类矛盾和风险易发期。为此,首先要消除不良幻想。我国只能有理有利有节地进行合作和反制,过多忍让和妥协,只会损害我国发展和安全的根本权益。其次,要消除错觉。有舆论以为我国改革开放的成就是打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旗帜而实质推行新自由主义的结果,这一流行错觉对防范和缓解发展和安全的各类矛盾和风险极为有害,应在思想和措施上加以自觉纠正。再次,要坚持总体安全观。应构建集政治安全、国土安全、军事安全、经济安全、文化安全、社会安全、科技安全、信息安全、生态安全、资源安全、核安全等于一体的国家安全体系,实现富国、强国、强军、强文、强学、强心的统一。人民有信仰,国家才有力量,民族才有希望,因而要格外重视强文、强学、强心问题。

以坚持系统观念为方法。系统观念是从整体出发来思考系统整体和组成系统整体各要素的相互关系,从本质上说明其结构、功能、行为和动态,以达到系统整体最优的目标,是具有基础性的思想和工作方法。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后,我国发展环境面临深刻复杂变化,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仍然突出,经济社会发展中矛盾错综复杂。上述推动高质量发展、构建国内国际新的双循环、促进全体人民共同富裕、统筹发展和安全,均必须从系统观念出发加以谋划和解决,但显然还不够。为此,首先要系统弄通不同发展阶段的经济制度。应从产权、分配和调节三大经济制度体系在不同发展阶段的重要差别和趋势,来系统认知和把握当下与未来经济。其次,要系统弄通不同社会的政治制度。其中,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有机统一的根本政治制度安排,是支撑中国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根本政治制度;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民族区域和港澳台自治制度、基层群众自治制度,是基本政治制度。这是与西方垄断资产阶级专政和民主的国体与政体有着本质和形式的重要区别。再次,要系统弄通不同社会的文化制度。其中包括,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和核心价值观为主体、包容多样性的文化传播制度,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共同发展的文化产权制度,以文化产业为主体、发展公益性文化事业的文化企事业制度,以民族文化为主体、吸收外来有益文化的文化开放制度,以党政责任为主体、发挥市场积极作用的文化调控制度。在这一制度体系中,强调文学艺术、教育学术、宣传媒体等均应以社会效益为首,尽量结合经济效益。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首席教授,中国政治经济学学会会长。)


上一篇:
下一篇: